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43章 吻落桃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最后,一切妥当。

    “我订的房间,正好和你紧挨。”他凑近前来耳语,一股淡淡的清凉香味儿氤氲晕染。

    梦遥听了晕头一愣。

    “奇怪吧,哈别怕,是我和别的服务生打听的。”他赶忙解释说明,但依然谦谦君子的模样,一张一弛礼貌而又不失风度分寸。

    梦遥听了没说什么,仍然红脸低头不安。

    俊美男子拿起那锦缎盒子,和梦遥一前一后,从侧处的楼梯口向三楼而去,楼道有壁灯。壁灯则是一簇簇花球,花球与花球连接之间有窄小的缝隙,顺着缝隙透出神秘含蓄的光,好看,但有点儿朦胧昏暗。

    在这气氛里,忽然,他握住她的玉手。

    “啊?”

    她不自然的躲避,但内心又荡漾丝缕惊喜。但无论怎么,却也挣脱不开,他的手居然如老虎钳子那样坚实有力。

    “我姓封,叫封子墨,记住了吗?”

    梦遥扭过头傻傻点头,但面颊热辣辣,依然不敢对视他。面对梦遥刻意的生疏距离感,他反倒很开心,而且这是二十几年来,他第一次如此喜悦,这心情,就像早晨的朝阳铺满心田,明亮透彻又温暖。

    他早就爱上了爱上了,爱到了心田,又通过心田穿过他的四肢百骸,在他的身体里盘根错节。

    “那么害羞干嘛?我早就偷偷观察过你,不还是标兵呢吗?”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梦遥低语依然,羞答答不敢抬头。

    男子心中断定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且行为品质极为端正。他自信看人很准,于是眼眸变得更加明亮,对梦遥的倾慕之情,都不怎么修饰遮掩……此刻,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进入他的心。他的心中只有梦遥,装得满满的,甚至把全世界,都可以摒弃在外。

    楼道不长,并不禁走,说着聊着尴尬着,便摸到三楼。右拐,对着楼梯口,便是梦遥的单间宿舍,而且只有她有这个待遇。

    挨着的果然是他的屋子。

    “我先送你进屋。”他继续热情。

    梦遥扭开房门,按开花朵壁灯,他也随身进来。

    “好香。”

    他在门里穿衣镜的通道处,止住步伐,并且用手扶住了额头,似阻止这阵突席卷来的眩晕感。是啊,在没有通风的卧室里,似嗅到梦遥的体香,这神秘的气味儿,居然是一股淡淡桃花香。

    梦遥赶紧尴尬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儿。这个季节甚好,既没有冬季的寒冷,又没有夏季的蚊蝇,所以开窗透个气儿更可以肆无忌惮。只要赶紧排掉这恼人的气味儿、就好。

    梦遥看到没整理的素花被,便扭头不好意思看了他一眼,示意后,赶紧俯身整理。

    “桃花!”他忽然凑近,从身后搂紧梦遥。

    “嗯?”梦遥想挣脱,但他就是不松开。

    “早就被你鬓边的桃花夺了魂魄,以后我唤你一声桃花,可好?”一股暖流话语,掺杂清晰薄荷味儿,在耳畔轻袭轻染,她又怎么能够抵挡得住如此诱惑?

    玉手停下了忙碌,竟鬼使神差般盖住他的手面,虽然手掌还有点粗糙,但也能感受到异性稍重的汗毛。还没等反应什么,耳边的酥痒和诱人的薄荷香,令双足无力,她开始无法控制并加重呼吸。

    胸部一起一伏,舒缓而又深沉。

    怎会如此?

    她举起手拍拍脑门阻止眩晕,试图让自己清醒。可是,刚拍几下,玉手便果断被他的大手捉去,面颊蹭着她的发丝,从发丝处,又自然滑落到鬓边。可梦遥的那枚桃花,当真还没人碰过,即使结婚过……想起那一阵阵惨叫和被挨的一次次毒打,猛然心头一颤。

    “桃花,等五分钟,我还要给你个惊喜。”

    见梦遥愣在那里失神,他索性提出个请求,梦遥点头,黑漆漆的睫毛闪动着惊艳灵动。子墨乍紧乍勒她的躯体后又温存了会儿,才依依不舍扭身出去,木门虚掩。

    果然,很快回来。

    “哇!”梦遥的红唇开启,惊讶。

    见子墨手捧一大束火红的玫瑰,“都说玫瑰代表爱情,今天,我就送你99朵,来表达爱意。”

    言语过后,梦遥缦立在他的面前。灯火葳蕤,面前的男人面容俊朗,宽额高鼻。明眸薄唇,下颌曲线坚毅,男子的威严和俊美融合完美自然。

    梦遥面颊绯红,为了缓解内心的怦然慌乱,只能低头转看向那大团火红。子墨望向梦遥粉嫩的面颊,低语道,“花美,人更美,鲜花不及你的万分之一美。”

    看这束春日里的红玫瑰,每一朵,花头还沾些许露珠,花瓣紧实层层罗列,规律围在一起成为一大颗火红凝实,无数火红凝实挤堆在一起,便凑成了那一份份热烈,热烈宛若火把,唤醒点燃、并指引着梦遥内心那份早已沉睡冷却的灵魂。

    都说玫瑰有刺儿,可这束玫瑰却没有,翠绿的枝条被含苞红玫压住,不知隐藏去了哪里。梦遥眼前的,只有红红火火,还有四周错落有致围好的香芋颜色裹纸,那纸的一角向上,几张香芋纸的大角稀疏散开舒展,而裹纸的中间处,又用一条桃红色缎带扎紧。这把花看上去有收有放,有重点有提亮,一切舒展自如,梦遥的内心感觉好暖。

    什么样高贵的人儿才送玫瑰?况且在这大春日的?何况是在北方。

    “这个季节,还有玫瑰?”她终于怯生生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他闻言,嘴角上扬贝齿闪亮,“当然有,‘鲛纱覆绿蒙,锦缎落东风。无力春烟里,多愁暮雨中。不知何事意,深浅两般红’。这首《玫瑰》,就是诗人在春日的感慨。所以说春日是有玫瑰的,至少南方会有,空运到北。”

    清脆纯净,性感温润的话语结束后。

    梦遥抬头望着他,眨动灵性的双眸,确实很美。这朦胧的壁灯,这红色的玫瑰,这带有甜味儿的幽香暖意。

    此刻,她幸福温馨闭上了眼睛。

    搜索着自己过去,那些猪狗不如的记忆,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这幸福简直来得太突然。或许,即便是梦,她也要斗胆去做,万不可辜负曾经的所期所待。

    玫瑰,不知怎么,就被撂在床头柜上,一口水都没有喝,他已搂住梦遥丰满的身子,结结实实……并且长长叹息,似期待渴求了太久。哦,他那很久的梦境,终于幻化成了真切。

    梦遥的手臂,居然也斗胆拥住男神。

    面颊贴紧他的胸口,那里跳动如此磅礴有力。而且一个大男人,竟然从领口间传出来淡雅的香水味。男人也用香水?

    那得是要多讲究的男人呢?

    自己的丈夫,那个心眼儿极坏的老男人,浑身总是馊味儿,而且整夜抽着旱烟,早起趴在炕檐上“滋啦滋啦”后。便“噼啪噗”一阵飞天狂吐。一个小时,再看尿桶附近,覆盖千百口大黄黏痰。

    她只见识过那个老男人自始至终,但也从未有想过要与别的男人亲近,尽管处处心酸不如意。

    “哎。”她轻叹一声。

    如果17岁就认识他,那该多好!如果岁月可以逆转重新来过,我宁愿选择单身,等待真爱的降临,也远远好过错嫁,不过最好一下就能遇到眼前的他,而绝不是那个丑八怪。

    因为这么多年被虐待,每日拳打脚踢棍棒相加,她的内心难过极了,还有辛苦孕育的那几个女孩也不知去向。毕竟莲花池,也有人隐约知晓一些什么,但只要梦遥主动一提起这关键,好心的妇女也便都面面相觑闭口不谈。

    或许他们根本什么都知道,但却唯独对当事人又刻意隐瞒。毕竟打听无果,离开后见他们又窃窃私语,而且有一次还听到什么刘皮庄。

    见她轻叹。

    子墨盖在她后背上的手,不停摸索摩擦,梦遥顿感心脏已被心上人温柔抚慰。她忍不住缓缓闭上眼睛,不再去想,选择性忘记所有不如意。

    此刻,她的身体渐渐温暖。

    他俯身凑过来,面颊上的胡子茬轻轻安抚她光洁的肌肤,轻轻一吻,吻落眉弯,最后,将吻落在那枚桃花上。

    吻落桃花,他也闭上了眼眸。

    良久,那枚桃花,竟然随亲吻闪动艳丽,似被召唤赋予注入了新的活力。吻落桃花,让沉睡已久的它,从梦中醒来。这,竟然真是我前世的一滴泪?子墨澎湃的内心,也竟然莫名其妙隐隐作痛。

    “你真的是桃花仙子?为什么过去会梦到你?而且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梦中的你,穿一身粉色的罗裙,而且在梦里,你被所有人尊称为桃花仙?”

    他轻轻地问,生怕惊扰怀里的小宝贝。

    “嗯?”梦遥陶醉着,鼻息处轻轻哼一声,只感觉鬓边的桃花热辣辣刺痛。

    子墨误以为她认同。

    子墨双臂用力,像抱孩子一般,将她抡起来。

    梦遥惊呼,头晕之余,受宠若惊,慌忙搂紧他的脖颈。胸部自然距离他的面颊越发近了,他刻意嗅了嗅,鼻息处仿佛传来一股淡淡的奶香。

    这股子香,令他莫名振奋起来。

    见梦遥的神情平静,便轻轻撂她在床上,屋内玫瑰花的味道如烟雾笼罩,甜香氤氲浸满心脾。这些都令她心旌荡漾,周身无力,腿部酥软到无法站立。

    怎么回事?她摇了摇头不解。

    “你真好看!”他侧身坐在床上,正好靠近她的腹部,“还有淡淡桃花香……”

    梦遥闻言笑了,趴在白色蓬松的香枕上,蓬松的枕头将她的眉眼瞬间遮掩,只露鬓边那朵桃花,依旧红润灼灼。

    “你真好看!”他的唇瓣,又瞬间蹭上桃花。

    梦遥的鼻息处,泛起薄荷香。他的身体靠近,她红唇微启,子墨顺势滑向那里,那松软的唇如桃花瓣一样清凉软润。

    她的贝齿微微松动,薄荷香便一贯而入。

    “啊”的一声,顺势霸占整个桃花苞似的香唇。薄荷味儿猛烈环拥着她,似来到瓦蓝的天边。她,身着白色的仙袂长裙,戴着璀璨的王冠,在云端,寻到前所未有的愉悦。

    好一个美女如花隔云端。

    薄荷香带来的愉悦感,浸透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撞击她好看的皮囊,令她无法自控的“嘤咛”。哦,怎么会如此丢人?可是,她却贪婪薄荷香的美好。

    宁可丢人也欲罢不能。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由异性带给她的身心快乐,纵使也曾生过四个女婴,可那么多年的婚姻,自己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家庭产蛋鸡。

    想起来是那样无知可笑,一文不值。

    从来没有人尊重或在意过她,从来不把她当个人,地位不如家里养的那几只老母鸡。此刻,内心灵魂下跪着,祈求薄荷香能够持续带给她无法言喻的特别感,于是便继续似鸳鸯戏水,也似倦鸟争巢时所散发出压迫感与嘶鸣,更加激发拥有欲。

    子墨一个臂膀搂住她的后背,另一只手缓缓解开上衣纽扣,寻找那淡淡香的源头。

    “啊。”他叫出了声。

    膨隆出来的地方竟带有未退净的液体,喷涌在子墨的面颊,原来真的会有?他兴奋尖叫,吸吮吞咽,面颊上的液体腾出手来涂抹,最后又被抹进嘴,那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与归宿感,汹涌澎湃到全身,细到每个毛孔。

    细腻的胡茬,又在梦遥腹部剐蹭。

    当他双目微睁时,忽然愣住。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