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44章 阑珊灯火一梦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见梦遥的腹部,还有小肚子处,斑斑点点满是花纹,一个坑一个坑的布满整个前身,还有大腿的内侧,也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坑和无数个针眼儿。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随一声压低嗓音的质疑,不顾一切脱口怒吼。

    子墨与梦遥瞬间,被迫从云端缓缓坠落。

    这一路的缓缓,她仿佛看到了日月星辉,看到了那山那水,那海那河。她看到了世间百态,还有丑陋的人性,数千张面孔的无数狰狞鬼脸儿,将其中仅有的一两张善良的面孔也速速掩盖了去……恍然间,老妪的面孔似浮现,鬼魂似的双眼还冒着滚滚黑烟儿,喷涌污染着险些又漏出来的其他微笑善良的面孔。

    接着,王老秃子,还有……

    哦,为什么曾经刚刚在云端真切拥有的飘飘欲仙,瞬间便化为了乌有?幻想刚刚距离现实,仅仅只差一层透明超薄的膜儿,永远看着像,但又不是真。看着像真,但一切美好又都那么随风、简简单单轻易消散而去。最后,抓在手里的,只是空手攥空拳。手心,陪着自己肌肤手掌指缝儿的,也仅仅只有空气而已。

    缓缓坠落,直至怦然落地。

    梦遥缓缓睁开双眸,面对子墨惊骇的询问,沉默无应答,过一会儿,才悠悠看向他。但依然沉默,久了又是一声叹息。

    子墨赶紧将花被拉过来,轻轻盖住梦遥的身体,还看到后背上,布满棍子打过的痕迹。而且在重大疤痕的上面,布满针眼儿,针眼儿又被新的疤痕无规则串联,整个后背的印记纵横交错,星罗棋布,电闪雷鸣。

    再看前胸。

    上面居然隐隐有烫的歪扭字迹:扫巴行,见人。

    “这怎么回事?居然还有脏话?”子墨拉紧梦遥的一双玉手,紧紧贴在胸口处,心疼无比,甚至泪涌哽咽。

    “这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他五内俱崩,摇晃她的肩膀,焦急压迫而又不可思议。

    他不清楚,自己心尖儿上的女子,究竟都经历了什么?她肤如凝脂的肌肤上,每一道伤痕,都犹如用刀尖儿在剜肉,此刻他的心在滴血。

    见梦遥不说话,而且揪起衣服被角,慌乱遮掩身体躲避。尔后双臂隔着被子护着肩,眼角有泪滴闪动,红唇微颤浑身冰冷,可她始终躲闪子墨炙热的眼神,却不知从何说起。

    子墨意会。

    忽然不想听解释,对于让她回忆痛苦,他于心不忍。摸着她冰凉的手指,帮着拉起花被,将身子完全裹紧,可她依然浑身颤栗冰冷。

    心疼之余,子墨又更大劲儿搂住。

    用体温,来暖她。

    “宝贝,你受苦了。都怪我,是我、是我来得太晚、太迟!”他的眼睛含着雾气,胸部竟然浮动起,能够感知到他刻意隐忍着不哭泣。

    此时梦遥后悔自己的婚姻。

    如果不婚姻,怎么会有这浑身的伤痕累累?带着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躯壳,怎么去般配眼前,这份迟来的缘分?

    此刻,梦遥鼻子皱一下,眼角噙的泪珠终于翻滚,如决堤的运河水涌动并倾泻,她宛若个孩子,终于可以任凭被心爱的家长搂紧,尽情抽动起身子,痛痛快快哭一场,宣泄掉这么多年所有的心酸不易与委屈。

    子墨紧紧抱着她。

    他摘下眼镜,抽了点儿纸巾,蘸一下眼角,揩掉心疼的泪水。又拿一点儿为梦遥擦拭着泪水,还有那无法抑制的鼻涕。

    梦遥那决堤的眼泪里,也含着诸多曾经对信仰的背叛。轻易背叛了信仰,怎么能不懊悔不自责?如果知将来有一天,会梦想成真,自己何尝不愿意自幼、就为他守身如玉?

    一个小时过去,她终于止住。

    “对不起。”为初次见面就如此失态,她感到懊恼窘迫,道歉连连。

    “别怕,让我抱抱你。”感知后背的斑驳,沉默叹息着,面颊又凑过来贴紧梦遥,一口一口小酌,吻干她腮边咸而苦的泪痕,他爱怜,包容理解心疼着,任由心爱的女人怀里宣泄着。

    “这么大了,还哭鼻子?”

    静默许久,他幽默逗弄哄着,微笑圈起食指刮着梦遥晶莹剔透的鼻梁,此刻的他不敢多问。生怕自己原本无心的询问,却又会牵动起丝丝缕缕哪处的疼。所以他的呵护,更加小心翼翼。

    梦遥的心情好起来后,子墨起身拿起那个锦缎盒。

    “桃花小妹,你猜我要送什么?”

    她听了皱着眉头沉思。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子墨一副宠溺神态。

    那么高档的锦缎盒子,梦遥着实不敢去碰触,这么多年的习惯,让自己觉得那么高档贵气的礼物,丝毫根本不属于自己,与自己这等生不出男娃儿的、猪狗不如的下等货色,根本不沾边儿。

    哪怕看一眼也是亵渎。

    自己的手,只配干农活喝破烂,他们认定的这些粗鄙的不入流下等的、才是属于自己的范畴。那些高贵的优雅的,怎么能够和自己有半丝瓜葛?

    最起码,这10年婚龄,便是如此教化自己,什么是该想,什么是不该想,心里早已为自己规划出来了条条框框、无数定势。自己的灵魂,挤堆在这些拟定好的条框角落,无助挣扎哀嚎着,终日里,她双臂抱肩,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与不安着。

    子墨亲手轻轻开启盒盖,弹簧将盒盖迅速弹起,登时,一股香木气味儿丝丝缕缕飘散,见白色的锦缎内衬处,一枚蝴蝶状香枕上,紧缠一块亮晶晶的手表。

    表盘很大,四周有无数颗白色的碎钻,表盘里,也布满更碎的银钻,最外圈镶嵌一窄圈粉白相间的碎钻,尤其在这灯下面,含蓄自然纯净透明,高雅脱俗璀璨华彩、优雅生辉魅力绽放。

    梦遥初次见到豪华的奢侈品,应该就是葵园饭店一楼的琉璃大吊灯。有服务员说那个是水晶的,反正无论怎样,她也无法了解透彻高档品的文化,毕竟都是很值钱的玩意儿,甚至自己的小命,都不值那盏吊灯一颗珠子的钱。

    可现在,这块表简直晃瞎了眼。

    刚哭完,眼角有些干涩,便轻轻揉了揉眼睛,很想拿过来看仔细,但依然还是不敢,这么高贵的稀罕物,怎么能用自己这双卑微的手,去摸去碰?

    如此不懂分寸亵渎圣洁,会不会被雷劈?

    这么多年,没有养成被宠的习惯,哪怕是极微小的,或者哪怕吃一枚煮鸡蛋,也全然不是自己这个卑微的贱人所应该想的。所以,十年的婚姻生活以来,在她的娇颜后,始终隐藏着一颗永远卑微的心。

    于是,她又如一只白天鹅,折叠起自己骄傲的脖颈,将害羞的面庞,深深掩埋在洁白的羽毛下。

    子墨沉默。

    心疼之余又搂了搂她,或许在这深夜,只有这分寸的肢体语言,才可以安抚这悲伤的灵魂。良久,拿起这块表,他牵起梦遥的左手,毫不犹豫套进去,并压在手腕上放正放稳,轻轻将镶满碎钻的扣环缓缓扣住。

    一阵高贵的冰凉渗进肌肤,梦遥撂下手臂,银光闪闪没有滑落,表链的长度也刚好,顿时,炫目华彩令她在唯美娴雅的气场里,更为画龙点睛。他的内心,无比庆幸自己的品味眼光。

    夜更加深。

    外面传来野猫忽紧忽慢,忽高忽低的哀嚎,梦遥听着害怕,但她假装不在意。因为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会在乎她的任何感受和需求,所以早已习惯默默承受一切的有备而来。或者,是突发而至的惊悚与不幸。

    害怕?有什么资格?

    她不清楚自己来到人世间的这具肉身还能支撑多久,到什么时候就会被丈夫折磨到炸裂崩飞,乃至灰飞烟灭。想到头疼,乃至神形俱疲惫,后来只能在睡前,于最后的一丝一缕暂清醒的念想中,含冤睡去。

    这辈子的自己,如窦娥投胎转世。

    此刻的她思来想去,大脑无数研磨,令意识模糊,扎在子墨的怀里,不想洗漱。仅仅一次不洗漱而已,她在内心竟然悄悄原谅着自己。毕竟过去,可以一年一年不洗,想到自己驮着二三米高的破烂大包,想到邮局里汇款被丈夫活捉一记闷棍打倒,想到那次扒在篱笆上昏厥被遗弃,被深夜的雨水浇醒凉透……

    她真希望自己就是在那次,永远不要醒来。

    在碎碎念中漆黑的睫毛闪动,皱了皱眉头,子墨见状凑上前去,吻落眉弯,直到印堂处平整为止。

    子墨轻轻脱去西服外套,褪去毛衣,只穿那件带着香味儿的白色衬衣,裤线笔挺的藏蓝色裤子也退了去,都放在对面的单人床上。

    他没有脱掉毛裤。

    因为生怕跌进爱的迷雾里,再也走不出无法控。宽衣解带后,顿时令屋子里馥郁四溢,桃花香薄荷香,香水与玫瑰,四种芬芳交融,满室弥漫着温馨与欢心爱意。

    但梦遥周身那伤痕,他怕忍不住又去狠狠伤害这么单纯爽朗,无私无邪而又善良悲伤的美丽女人。毕竟她,他想娶她回家,珍藏专宠。

    早晚她都会是自己的女人。

    所以也不会在意早一天晚一天,总之,早晚都会在一起厮守的。他忍了又忍,将沸腾一次又一次往下猛力砸压。他起身卧在床上,展开双臂搂紧,期盼桃花能在自己的怀里做一个美梦,也好能暂时缓解抚平伤感。

    村落的公鸡带头打鸣,从遥远处的桑树颠,忽然此起彼伏,越来越近。子墨已醒,他依然紧搂,更希望因为他与她的邂逅带来的快乐无忧,远远大于伤感,所有的阴霾都被快乐洗刷扫光。

    那他和她的牵手,便也不枉这最美好的相遇。

    此刻梦遥也醒了。

    虽然还未离婚,但丝毫没有内疚和背叛,或许生完第一个孩子开始,他们的婚姻就在每日里剧烈做减法,把优点都减掉,最后减成一个差评师丑八怪。既不是对方曾经所描定,更不是对方以往的所期所待。

    贪恋薄荷香的怀抱,一动不动,只怪睫毛太长。眨眼时,不停刷着薄荷香的脖颈。

    “以后,我就唤你薄荷香,可好?”

    “嗯,”搂紧她,“那我唤你什么?”

    “我叫梦遥。”

    “这是极美的名字。”

    “这么久,你是第一个赞它美的。”梦遥怀疑着。

    “当年初见影窈窕,阑珊灯火一梦遥。古代都有如此诗句,莫非这里说的便是你?哈……不过,我还是改不了要喊桃花妹。哈,桃花妹。”

    话音落,子墨的面颊又一次贴紧她。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