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龙象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武君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爹!不可!”山羽关的这番话出口,李丹青还未给予回应,他身旁的山羽同涧便是骤然脸色一变,在这时大声言道。

    “中军大营失守是我掉以轻心所致,数万将士被杀被俘,皆是我一人之过,我之罪责罄竹难书,则能再因此连累父亲,要走咱们一起走,要死,儿陪你一同战死!”

    山羽关闻言笑了笑,他看向焦急的山羽同涧,伸出手像孩童时一般,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头顶,然后低头靠在了对方的肩上,用极轻的语调说道:“听话,辽军四部不可群龙无首,武阳人断不会放我离开,你活着,我大辽国才有希望。”

    山羽同涧闻言一愣,他当然知道自己父亲所言有其道理所在,可他如何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在那时他的眼眶一红,不断的摇头。

    可山羽关却不给他再多言的机会,在这时再次看向李丹青,朗声问道:“世子觉得这笔买卖如何?”

    李丹青倒是没有听清山羽关对山羽同涧说的话。

    他只是在短暂的沉默后抬起了头,然后看向山羽关,在那时咧嘴一笑,旋即言道:“我拒绝。”

    这话一落,他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身形一闪,竟然在这时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朝着山羽关冲杀过去。

    他手中的朝歌剑在这时猛然抬起,滚滚杀机奔涌,裹挟着千钧力道,将重剑直直的朝着对方的面门斩去。

    “父亲小心!”  山羽同涧得见此状心头一紧,他大声言道,正要上前阻拦。

    可身旁的山羽关却忽然伸出手,在他的身上一拍,将他送出数丈开外,同时他自己却欺身上前,一只手朝着虚空一握,一旁的地上一柄不知道是谁留下的弃剑就在这时落入他的手中。

    手握此剑的山羽关迎向杀来的李丹青,剑身相遇,在半空中发出一声闷响。

    山羽关虽然修为已到武君之境,但之前鲜于破的突袭让他受到了不小的伤势,而最重要的却是,以身临躯的法门被强行中断,给他元神带来的损伤极为严重,让他的战力可谓十不存一。

    手中的长剑在与朝歌剑相遇的刹那。

    朝歌剑上传来的巨大的力道,让山羽关的脸色骤然一变。

    而他手中的长剑之上更是在这时蔓延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伴随着“砰”的一声脆响,长剑如琉璃一般,顷刻崩碎。

    巨大的力量并未有因为长剑碎裂,而散去,反倒继续冲击向山羽关。

    山羽关的脸色煞白,身形不断退避,足足在退出三丈开外方才停住。

    “父亲!”不远处被山羽关推开的山羽同涧见状心头一紧,提剑就要上去援助,可脚步方才迈出,那推开数丈的山羽关却忽然伸出手,一股蓝色的灵力顿时在山羽关的周围涌起,将他的身子围在了其中,让他没有丝毫办法从此处走出。

    山羽同涧的心头焦急,在这时不断的拍打着这道蓝色屏障,但却一时间难以突破。

    这其实是很古怪的举措,李丹青拒绝了他的提议,对于山羽关父子而言,唯一的出路就是与武阳人决一死战。

    但偏偏,山羽关却不息损耗自己本就不多的灵力去禁锢住了山羽同涧。

    为的,只是让他不参与这场必死的战斗。

    可他若是战死,李丹青又怎么可能放过山羽同涧呢?

    山羽同涧对此同样满心的疑惑,但他此刻却没有心思去细想,因为相比于这些古怪,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父亲的状况。

    山羽关在这样的情况下分出心神召唤除了一道屏障,而李丹青的身形在这时杀来,不依不饶的再次挥剑砍向对方。

    山羽关的眉头一皱,他眸中闪过一丝寒芒。

    “灵殇!”他的嘴里吐出两个低沉的字眼,一股剑意在这时从他的体内涌出。

    漫天的飞雪带来的彻骨的寒意,而随着这两个字眼出口,那弥漫在山羽关周身的寒意在这一瞬间,比起这漫天飞雪还要更彻骨百倍千倍……

    而随着这股气息漫开,他双足立足之地,蒙上了一层死寂的灰色,并且不断的朝着周围蔓延开来,而杀到山羽关身前的李丹青首当其冲,被这道蔓延开来的灰色气息笼罩。

    方才接触到这灰色的气息,李丹青的脸色便是一变。

    武君界!

    他的心头惊骇,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

    武君与寻常武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这武君界。

    武君一旦张开武君界,在武君界中,他的战力会呈几何倍的提升,而对于寻常武者而言,在这武君界中,自己的力量则会被极大的削弱,此消彼长之下,寻常武者几乎没有与武君抗衡的资本。

    这山羽关虽然受伤严重,但武君界将李丹青包裹的瞬间,一股阴冷之气便在这时从四肢百骸涌来,弥漫李丹青的周身,那股气机与任何灵力不同,更像是一种死气。

    他顺着李丹青的毛孔涌入李丹青的体内,李丹青体内的气机流转在那时变得缓慢不已。

    他前进的速度顿时下降了数分,李丹青咬了咬牙,他知道在这时想要逃跑,已经是来之不及,于此如此,倒不如舍命一搏。

    抱着这样的念头,李丹青眸中亮起一抹狠色。他的身形又快了几分,直直的冲杀到了对方,背后数道龙相浮现,手中的朝歌剑被他高举,以力劈华山之势砍向对方的面门。

    而随

    着武君界的张开,山羽关的气色似乎好了不少,他没有之前的慌乱之状,反倒在那时抬起了自己的手,一柄雪白的长剑就在这时浮现在他的手中。

    他将剑身轻轻一举,迎向李丹青。

    铛!

    伴随着一声轻响,双剑相遇。

    李丹青虽然被武君界压制了力量,但他的力量本就超出了寻常人的范畴,这一剑挥出,山羽关手中的剑身还是不免一沉。

    二人的剑锋对峙,身子贴得极近。

    山羽关眯着眼睛看向眼前双目赤红的李丹青,忽然低声道:“世子这是何苦,我的提议难道对世子没有一点吸引力吗?”

    “父亲曾经不止一次给我提起过将军,他说辽国之中,可谓英雄中,唯将军一人尔。”李丹青一边双臂发力,一边低声言道。

    “将军是胸怀大辽国社稷之人,为了大辽国的兴衰,数十年如一日,夙兴夜寐,父亲更说,如有一日,龙武关被破,那一定是出自将军的手笔。”

    李丹青的话,让山羽关的心头一颤。

    对于那位已经死去的李牧林,山羽关的心头多少抱有些许别样的情绪。

    那时以为山羽关一生都没有战胜的对手,他心中畏惧他,憎恶他,却也由衷的敬佩他。

    得到对方的肯定,在那时山羽关的心头却是不免生出一股略显矛盾的欣慰感。

    “我家老头子这一辈子素来心高气傲,能得到他这样评价的人可不多,可见将军绝非是那种能为了小家之情,而将家国大义抛诸脑后之人。”

    “将军嘴里所言的秘密,我自然想要知道,但将军能主动将他作为筹码,我想不仅仅是因为在乎自己的儿子,更多的是因为,那个秘密恐怕已经到了藏不住的时候。既然如此,在下更想亲自去揭开,而不是从将军嘴里得知。”

    李丹青这样说着,他背后涌动的龙相在那一瞬间纷纷仰天长啸,落在剑刃上的力道也在这时狂暴了几分。

    山羽关的脸色微变,他体内伤势因为强行催动这武君界已经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他咬了咬牙,沉声道:“知我者,李牧林也!”

    他这般言罢,一股灵力从体内涌出,将李丹青震退。

    武君的力量不容小觑,就像是将死的雄狮,只要他还没有合上双眼,那在那之前,他随时可能暴起伤人,将任何小觑他的人撕开颈项。

    李丹青自然不敢大意,他的心底万分警惕,可当股力量爆开之时,他的身形还是不由得暴退数丈开外。

    鲜血也在这时,从他的嘴角溢出。

    山羽关同样是狠辣之辈,断不会给李丹青喘息的机会,他爆喝一声,身子拖着道道残影来到了李丹青的跟前,他手中的长剑高举,剑锋凌冽,朝着李丹青的面门袭来。

    “青鸟随龙腾!”

    “八虎出渊!”

    “黑水刀法!”

    “白狼问鼎!”

    而这时数道爆喝之音也从一旁传来,却是青竹方厚土等人在这时出手。

    之前李丹青与山羽关有意纠缠,为的就是给众人寻找到机会,一同出手拿下对方。

    但他们都没有料到受伤如此严重的山羽关竟然还能张开武君界,那灰色的气机不仅压制了李丹青的战力,同时也短暂的阻拦了已经准备出手的众人。

    而在李丹青被击退的关键时刻,众人终于冲入了武君界中,见李丹青身处险境,众人更是没有半点的犹豫,各个杀招在这时倾囊而出。

    剑气刀意一时间如暴雨倾泻而来。

    已经杀到了李丹青跟前的山羽关眉头一皱,他固然心有不甘,但明白自己此刻状况的他更知道强行出手,不仅杀不了李丹青更是会让自己身处险境。

    他一咬牙,手中的攻势停滞,身形退避开来,躲开了众人的杀招。

    而青竹等人也在这时落在了李丹青的身前,夏弦音第一个上前扶起了倒地的李丹青。

    “没事吧?”她目光关切的问道。

    李丹青摇了摇头,山羽关的一击虽然威能巨大,但他早有防备,倒是并没有被伤到要害。

    五人在这时并肩而立,看向前方的山羽关,众人都眉头紧皱,神情凝重,而武君界外的武阳甲士也都严阵以待。

    但依照着李丹青的命令,公孙止并未下令让他们出手。

    一来有武君界的存在,这些寻常甲士进入武君界都需要费一番手脚,在武君界中更是战力孱弱,极有可能无法牵制到山羽关不说,还丢了自己的性命。

    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除非能不计伤亡的使用人海战术,否者寻常甲士的是没有什么参与的价值的。

    当然这也不是定数,虽然李丹青不让他们与山羽关短兵相接,可却也安排了他们架好弩箭,不断的朝着此处设计。

    因为有武君界的存在,甲士们丝毫不用担心弩箭会伤到李丹青等人,暴雨一般的箭支不断轰击在武君界的边缘,在灵力形成的边界外围荡起层层波澜,虽然看上去无法对武君界造成实际上的伤害,可事实上,维持武君界的存在,对于武君而言并不是一件小事。

    尤其是对于此刻本就受伤严重的山羽关而言,更是如此。

    箭雨不断的轰击,让山羽关每多维持武君界的存在一息,所消耗的灵力就要多少一分,他的脸色也开始

    渐渐变得苍白。

    而李丹青等人也丝毫不给他腾出心神的机会,在那时不断的对其发动攻势。

    刀光剑影在这武君界中闪烁不定。

    但五人也都明白,哪怕山羽关已经在强弩之末,他们也不可能一撮而就的将之斩杀。

    故而每次出手都是一击则退,由其余人跟进的攻势掩护,自己再寻机会出手。

    五人的配合极为默契,山羽关左突右挡,却根本一时间伤不到众人分毫,反倒自己的身上浮现出一道道狰狞的伤口。

    而被困在山羽关张开的屏障中的山羽同涧瞥见此景,更是心急如焚,他双目尽赤,嘴里疯狂的大吼着,同时身子也不断冲击着眼前的屏障,想要冲出与自己的父亲并肩作战,可那道屏障却坚如磐石,任凭他如何努力也无法冲开。

    转眼一刻钟的光景。

    山羽关的身上已经浑身是伤,而随着箭雨的冲刷,他的武君界上也开始浮现出一道道裂纹,似乎已经到了支离破碎的边缘。

    这时,刘自在提着大刀砍向山羽关。

    黑水刀意在那一瞬间被他激发到了极致,巨大的刀身挥动,背后仿佛有滔天江水涌动,与刀身合为一体,杀向山羽关。

    而这一次,之前一直试图防守的山羽关眉宇间却忽然涌出一抹狠厉之色,他面对刘自在的杀招不闪不避,一只手在这时伸出,竟是直直的握住了刘自在挥来的巨大刀刃。

    刀身上的力道与奔涌的灵力,让山羽关的脸色又苍白了一分。

    但他眸中却并无半点颓废之色,反倒杀机涌动。

    他一只手上握着的长剑剑身之上,灰色的气息密布,在那一瞬间涌遍剑身,旋即长剑被他抬起,就要缓缓的刺向刘自在。

    “救人!”瞥见此景的李丹青心头一紧,朝着众人高声言道。

    众人闻言也没有半点迟疑,在那时纷纷再次祭出自己的杀招,就在第一时间攻向山羽关。

    而面对这样的场景,本应该已经走到绝路的山羽关的嘴角却忽然勾起一抹笑意。

    那本来应该刺向刘子自的长剑,却在这时剑锋一转,猛然被他轰入地面。

    灰色的灵力如潮汐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众人冲杀的脚步在那股灵力的冲击下,纷纷一顿。

    而山羽关就在这时,松开了握着刘自在的手,旋即他的身形猛然一动,以快得几乎常人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来到了李丹青的跟前。

    李丹青见状,心头赫然,举起朝歌剑便猛然挥向对方。

    而奇怪的是,面对李丹青这悍然的一击,山羽关却不闪不避,直直的迎上。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朝歌剑重重的砍在了山羽关的肩头。

    巨大的力道之下,山羽关的肩膀发出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吃痛之下的山羽关也是眉头一皱,但他也依然没有退避的意思,反倒是在这时,伸出了双手死死的握住了朝歌剑的剑刃。

    然后灰色的灵力从他的双手之中涌出,顺着剑身缠绕上了李丹青。

    李丹青意识到了不对,可这时他的双手却被死死的粘在了朝歌剑的剑柄之上,任凭他如何用力,都无法将自己的双手从上面移开。

    山羽关嘴角的笑意更甚,只见他的眸中,一道灰色的光芒衣衫而过,旋即以他为中心,周围三丈之地的灰色气息猛然涌动,青竹等人的身躯,也在这时遭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道,身形被纷纷轰飞出了这武君界。

    而整个武君界也就在这时,开始不断的朝着内里收缩,坍塌。

    “人说虎父无犬子。”

    “可世子的身上,却让我看到了比李牧林更可怕的心性。”

    “这样的对手,对于我大辽国来说,太可怕了,所以,不得不请世子,与我在黄泉路上同行了。”山羽关在这时言道,他的声音沙哑,浑身是血,可低沉的语调中却分明带着几分夙愿完成时的欣慰。

    这短短十余息的交谈,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世子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若是此子尚在,大辽国的计划便存在一分威胁,并且以自己儿子的心性,也断然不会是李丹青的对手。

    他在这时已经顾不得自己体内的伤势,全力催动起了武君界,要不惜代价的将李丹青斩杀,以绝后患!

    巨大的压迫感在这一瞬间从四面八方袭来,李丹青也意识到了事态的紧急,他其实已经尽可能的去高估这位武君的战力,但事实证明他终究还是小瞧了对方。

    那武君界开始剧烈的收缩,周遭的空间也随着武君界的收缩剧烈的坍塌,这是一种超乎力量层次的手段。

    李丹青虽然没有触摸到那层境界,但却不止一次的在书中看过关于武君界的论述。

    其中便有提及,这将武君界坍缩的法门,这是近乎自杀似的手段,除非是到了穷途末路,否则没有哪位武君会使用这样的手段。

    武君界是一个自成一体的小世界,与李丹青所经历的那些里世界是如初一则的存在。而一个世界的坍缩对于存在于这个武君界中的生灵自然是一场灾难,而这同样也包括身在武君界中的武君本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李丹青侧头看向山羽关,却见这时对方的目光决然,李丹青只是一愣,便回过了神来,他知道对方此刻已然是想要与自己同归于尽了!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