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绝世法医

第五十一章:结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不过,还没打开聊天记录,却忽然有一个叫‘刘俊诚’昵称的,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群主上线了,快更新!”

    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警察局审讯室内,范璐和李凤燕对于这一份意外证据供认不讳。

    林老淡淡的问道:“为什么要杀刘俊诚?”

    “五年前,刘俊诚和陈达,玩换女人游戏。”范璐说道:“一开始只是换女人,后来发展到QQ群视频收费直播。”

    刘俊诚发现搞这种会员制直播,一个月能有十多万的进账,比水泥厂赚钱,干脆就关了水泥厂,专心搞直播!”

    陈达负责拍摄,刘俊诚负责SM,她和范璐是被迫的。不光现场直播,还拍摄小电影,放到一些成人网站去卖。

    那个地下室,就是直播现场。

    至于地下室里的铁笼子,其实是刘俊诚买的。QQ群热度在减退,为了留住更多的付费用户,刘俊诚就用了各种新点子,其中包括铁笼囚奴,范璐和李凤燕,都曾经被关在里边过,两天两夜不给吃喝。

    她们实在太恨刘俊诚了!

    三年前,刘俊诚要搞一个公交派对,后来因为他服用药品剂量过多,在公交上假死亡。两个女人被吓坏了,就匆匆忙忙离开了公交,把刘俊诚一个人留在车上……”

    也就是说,三年前的刘俊诚,并没有真正的死亡。

    陈达找关系,把假死亡的刘俊诚弄出来,注射兴奋剂之后,就苏醒了过来。

    而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疑问,既然活过来了,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活?

    “因为,我们把刘俊诚关在了笼子里。”范璐的眼神之中,忽然充斥着满满的愤怒:“我们恨他,所以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种事儿竟然一直没人发现,实在是很让人匪夷所思。

    “这样一来,陈达就可以同时拥有两个女人了。而且他们还直播刘俊诚被囚的视频,给他注射药物,他发起狂来,真的很好看。一个客户给一千块,十个客户凑一块,我们就能给注射药剂。”

    这是对方的原话。

    唐菁菁低声骂了一句变态。

    至于那个情趣店老板,因为经常给他们提供各种道具的关系,也加入了他们。

    而且那天扶着陈达上公交车的,就是这个家伙。至于他们在找的东西,我们调查后得知,是刘俊诚的银行卡。

    在那之前,所有的款项都被打入刘俊诚账户中。他们囚禁刘俊诚之后,要银行卡,刘俊诚死活不给。里面有大概五十多万人民币。

    而刘俊诚第二次‘死’在公交车上,也是他们故意安排的,甚至死状也是她们故意安排的。

    至于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她们在搞‘现场直播’。

    至于内容,就是我们深谙的那一套!

    而直到这会儿,我们才惊骇的发现一件事,她身上的衣服,没有换成囚服,也就是说,她身上很可能有直播设备。

    很快,唐菁菁就进来了,另外还带了两名女警,看来唐菁菁知道我的目的了。

    我和林老起身出去,唐菁菁和两名女警就在范璐身上搜了起来。很快就有了结果:“范璐内裤中发现微型录音器,有发射信号的功能,估计是通过这个直播的。”

    “李星辰。”我喊了一声:“立刻查出接收信号的地方。”

    李坏立刻说道:“交给我了。”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录音设备,还骂了一句真特么骚。

    “是谁让陈达直播的?”我问道。

    “你们的人喽。”范璐一脸挑衅的笑了起来:“那人说了,有他给我们撑腰,是不可能有人发现我们的。我们通过这次直播,募集到了将近两百万,光是那个高人,就分了将近一百万。”

    真够变态的,连我都愤怒的差点跳起来。没想到警队中也有害群之马。

    至于害群之马,甚至连范璐都不知道,因为一直都是陈达和对方单线联系。

    审查之后,我们得出结论,王伯并不是跟她们一伙的,她们只是利用了王伯而已。

    满腔怒火燃起,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将,竟死在了一个毒妇手中,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

    “一直到刚才,你一直都在直播?”

    范璐点点头:“对啊,甚至那个警官也在线呢。不过你们别想找到他,因为他权势很大。”

    林老冷冷笑道:“就算是我们局长,我也一样拿下。”

    “没错,就是你们局长。”范璐笑着点头:“恭喜你答对了。”

    我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凭王局的脾气,要是知道我怀疑他是那匹害群之马,肯定会把我大卸八块的。

    林老说道:“那个小女孩,是你生的?”

    范璐冷笑连连,一言不发。

    莫老又问了几句,范璐依旧是不说话。最后被逼急了,竟威胁我们道:“我不会说关于我女儿的半点信息,你们也别指望从我口中问出半句。再逼我,我就咬舌自尽。”

    我们都知道范璐有极端倾向,直播警察办案的事都能做出来,更别说咬舌自尽了。

    我看着莫老,林老叹了口气道:“走吧,去李凤燕那边看看!”

    李凤燕的口供,和范璐毫无半点出入。甚至她还坚定的向我们保证,说那个害群之马,就是王局。

    当问到女孩儿的时候,李凤燕闭口不语,逼急了,说出了和范璐一模一样的话来:“再逼我,我就自杀。”

    我们走出来之后,我问林老要不要把笔录交给王局,林老点点头:“去吧。”

    我笑着说道:“林老,你是不是跟我一块去?有些话,我可不敢跟王局说。”

    林老愣了一下,看着我坏坏的眼神,也跟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亏你小子能想得出来。不过既然两个犯罪嫌疑人都指控王局,就只能委屈一下王局了。”

    当林老把我的想法告诉王局的时候,王局差点没掐死我:“胡闹,简直就是胡闹。这种事儿老子不做,恶心。”

    我苦涩笑笑:“那就没办法了,难道让这个害群之马继续损害警察的形象?”

    王局气的直咬牙,不过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以后少不了你的小鞋穿。”

    我一脸的委屈:“王局,你偏心啊,为什么不给林老小鞋穿?”

    林老哈哈大笑起来,说就凭这个阶下囚,还没资格。

    几分钟之后,纪委派来的人将王局给扣住了,我永远忘不了王局临走前,那种咬牙切齿的表情。

    李星辰在计算机里面哭个不停,说王局是我的偶像啊,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儿来?

    至少唐菁菁比李星辰成熟,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愣是把我拽到她家,用手枪指着我的脑壳,非让我把计划说出来。

    我知道唐菁菁这丫头也是重感情,看她都快哭了,我只好跟唐菁菁说了我的计划。唐菁菁听了之后,恨恨的瞪着我:“你小子真不要命了,这不是玩王局吗?你就等着王局给你小鞋穿吧。”

    三天之后,副局被带走,王局从车上走下来,看了一眼副局长,幽幽的叹了口气:“老韩,我替你穿了几天囚服,这件事你准备怎么感谢我?”

    副局长叹了口气:“给我一根烟吧,来了这么久,特别想抽一根你的烟。”

    王局哈哈笑了起来:“抱歉啊,我这烟可从来不让脏人抽的。”

    副局长无奈苦笑:“好吧。不过你给我记住,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王局大笑道:“好啊,我等着你。”

    副局长被带走了。

    实际上,这是王局听我的话,和纪委老领导玩的一出戏。

    纪委假装把张局带走,还把市局所有领导都叫过去,开一个紧急会议,要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

    其中大部分人都坚信不疑王局不会做出这种事,还有几个人立场不是很坚定,只有这个副局长,很委婉的向纪委领导反应了一个情况:“听说王局很喜欢在上班的时候玩QQ啊,跟人玩QQ视频。”

    这其实就是在暗示纪委领导,王局其实就是那个害群之马!

    于是乎,纪委立刻就把目光锁定在了这位副局长身上,趁着开会的当儿,立刻让人去他家突击检查。没想到果然在副局长家里找到了关键证据。

    虽然每次他在登录了QQ之后,都会把帐号删除,但技术人员还是通过数据资料恢复功能,提取到了一个QQ账户,其中包括大量的聊天记录。

    一直等到副局长回到警局里之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纪委给盯上了。一直等到纪委的人将他铐起来,他才知道东窗事发。

    于是,纪委最后把副局长给带走了,临走之前,又向我们表示感谢:“多谢诸位的努力配合!”

    王局一听,立马就不干了,这是在跟我们争功啊,不等我们抗议,王局上车就把车钥匙给扒下来了,随手丢给我:“小阳,还不赶紧谢谢这几位纪委同志的配合?”

    我尴尬的笑笑,看了一眼唐菁菁。唐菁菁立刻走上来,把副局长给押到了车上:“处长,抱歉啊,上车咱们走呗。”

    我从后视镜看见那几个纪委同志一脸尴尬的笑意,也觉得王局这次护犊子护大发了。

    凶手算是全部落网,不过这个案子,还有两个疑点。第一,SUV附近带血的锤子,到底是谁的血?我们已经经过DNA检测,和全村人对比,不过没有谁的和锤子上的血吻合。

    第二,范璐的女儿,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上次李凤燕说吃掉了女孩的心脏,不过我们对她的胃口进行了催吐测试,并未检测到人肉组织的成分。

    不过这些似乎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了,而且因为这次的案子牵扯到了很变态的一些细节,所以公安厅并未公布细节。

    一周之后,有人报案,说家里有人失踪。而且失踪时间,竟和我们找到陈达尸体是在同一天。

    我们立刻对失踪者遗物提取了DNA,发现他的DNA和锤子上的血DNA吻合。可以猜得到对方已经凶多吉少,当务之急还是先寻找到尸体。

    特警把村庄附近都搜了个遍,依旧没任何发现。

    在众人绝望之际,忽然一条警犬不安的狂吠起来,一直冲到了周福贵家中,对着周福贵家的那口井狂吠,特警部队当即派人下去,找到了失踪者的尸体,并且在其尸体上检测到了周福贵的指纹。

    周福贵对此供认不讳,那天他也和李凤燕发生了关系,正好看到一个路人经过,生怕这件事泄露出去,就起了歹心。

    一个月之后,王局从大街上带来了一个小乞丐。她是一个女孩儿,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衣,没有两条小腿,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满是愤怒和惶恐。

    她就是范璐的女儿,已经沦为了乞丐。小女孩儿无罪,被送到了社会福利院。经过福利院医生的开导,她终于重新对人生有了希望,并且帮警方解开了一个重要的谜题!

    她妈妈擅长光影魔术,可以通过某种仪器,在半空中形成3D立体影像。之前我们看到的飘在半空中的小女孩儿形象,其实只是光影技术而已。

    这是自我担任法医之后,几十年来发生的最匪夷所思最复杂的案件,没有之一。

    重案七组再次立下奇功!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