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绝世法医

第六十五章:结案,回老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我们迅速通知了小李的妻子和儿子来派出所认领尸体。

    当小李的妻子看见小李尸体的时候,整个人差点哭的昏厥过去。小李的儿子,叫李希望。

    这个孩子,寄托了小李全部的希望。

    小李站在一旁默默流泪,他握着拳头,看着尸体,一动不动,并没有哭出声。

    林老问道:“孩子,想哭就哭吧,你父亲死得冤。”

    小孩子依旧不哭,只是看着林老,很平静的问道:“是谁害死了我父亲?”

    林老说道:“黄所长吧,不一定。我们怀疑黄所长给你父亲的烟里有剧毒,临死之前,他已经虚的使不上力气,没法刹车,只能眼看着车子冲进湖水里。”

    小孩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夜晚,凌晨一点钟。

    李希望从家中走出来,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见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瞬间松了口气,步行前行。

    很快,他就来到了黄所长的家门口。围着所长所住的小区走了一圈,确定安全,就立刻从窗外垃圾桶,翻进了二楼。为了避免发出声音,他脱掉了鞋子,踩着楼梯一点点的往上走。

    很快,他就站在了黄所长家中。动作麻利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黄所长家中的门。

    黄所长现在还在拘留所里面呆着,家里只有女人和小孩,所以他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他将门反锁上,然后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走进了黄苗苗的房间。

    他没有打开灯,只是站在床前,一脸冷笑的望着黄苗苗,甚至还在他脸上拍了两下,把黄苗苗给喊醒了。

    黄苗苗大吃一惊:“你怎么来我家了?”

    李希望说道:“我就是来问问你,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黄苗苗道:“我怎么知道?”

    李希望狰狞的咬着牙:“我告诉你吧,其实你父亲害死的。”

    “放屁。”黄苗苗说道:“你怎么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李希望叹了口气,走到窗户前,将窗户打开:“从这里跳下去,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黄苗苗害怕了,大喊一声救命。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李希望已经扑上去了,他比黄苗苗要高出一个头,很轻易地就把黄苗苗给制服住了,要把黄苗苗给推下去。

    当李希望把黄苗苗拖到窗口的时候,黄苗苗已经吓的浑身虚脱,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终于,黄苗苗还是被李希望从窗口给推下去了。

    李希望冷哼一声,看都不看一眼,转身想要去卧室,准备将王所长的妻子杀死。

    不过他走了两步,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并没有听到黄苗苗坠地的声音。

    他大惊失色,连忙扭头,却发现一个魁梧的男人正站在窗口,一脸冰冷笑意的端详着自己。

    李希望大吃一惊,知道事情败露,而且有自知之明,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往外面逃。

    不过当门打开的时候,他傻眼了,客厅的灯光亮着。七八个警察都一脸冷笑的站在客厅里,看着他。

    李希望知道自己中计了,他忽然冷静下来,冷哼一声骂道:“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我一看,大喊不妙,他这是准备咬舌自尽啊。我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一手就卡住李希望的脖子。

    李希望竟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朝我肚子上捅来。

    窗口站着的男人,快速冲了上来。他是黎宏,一直都站在窗外阳台上等着这一幕的发生。

    他一把将李希望提起来,用力的朝墙上一摔,竟好像摔一个小鸡似的,将李希望给摔晕过去。

    那帮警员这才冲上去,将李希望戴上手铐。

    敲门声响起,警员立刻上去开门,是已经给吓尿了的黄苗苗。黄苗苗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他父亲,黄所长。

    刚才黄苗苗被推下去的时候,就被黎宏给接住,送入了楼下。黄所长在那里等候良久了。

    黄所长痛心疾首的看着李希望:“希望呀!亏我把你当亲人一样对待,你竟然跟你父亲一起诬陷我!”

    黄所长想要动手,被旁边的警员给拽住了。卧室里面,黄所长的老婆走了出来,抱着黄所长就大哭:“你个没良心的,快吓死我了,搬家搬家,我要搬到那栋别墅里面去。”

    林老笑着道:“所长,没想到你还有别墅呢。”

    女人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捂住了嘴,黄所长尴尬的笑笑:“林老,那是朋友名下的。对了,我准备把毕生的积蓄,捐献给镇子里的学校,现在的孩子,是该好好接受一些教育了,真没想到一个屁大的孩子,连人都敢杀。”

    林老欣慰的点点头,又看了看那群警员。

    那些警员也都不干净,立刻表衷心:“我也捐!”

    林老说那好,我会派人下来核实的。当然,捐款金额我不会管。

    众人都松了口气。

    审讯室里,林老看着沉默不语的李希望,清了清嗓子:“说吧,为什么杀人?你是你父亲所有的希望,现在看来,他的希望要破灭了……”

    李希望倔强的瞪着莫老:“请不要再提起我的父亲。他死了,他要安息。一切都是我做的,跟他没关系。”

    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

    李希望强奸了班花香儿,王大龙是知情者。

    他要挟李希望给他一部苹果手机,李希望自然不肯。因为对李希望来说,王大龙只是生活在社会最底端的一条虫子而已。

    于是他设计,谋杀了王大龙。

    王大龙有性nue的倾向,李希望把他叫出来,给他吃了有哑药的方便面,然后提出和他玩性窒息的游戏。

    王大龙答应了,李希望就把王大龙吊死了。其中有一个疑点,李希望是如何把王大龙吊在那么高的位置?

    李希望只是冷笑道:“他只是一条虫子,我杀死他还不简单?”

    至于现场有所长烟头的事儿,也是李希望故意这么做的。因为他知道我们其实已经开始怀疑所长了,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故意做出所长杀人的证据。

    赖三儿知道的事情太多,所以为了能逃脱法律制裁,李希望也对他下了毒手。

    只不过,杀人手法有点奇特。赖三儿跟他要水,他就给了赖三儿。而他在水里下的毒正是硝酸银。

    至于杀死香儿,是因为香儿也察觉到他似乎是杀人凶手,就质问李希望。

    李希望没有隐瞒,坦白交代。香儿很害怕,说要报警,李希望说报警就杀了香儿。

    香儿以自己怀孕为要挟,让李希望长大娶了她,李希望是个不喜欢别人提条件的人,就把香儿给杀害了。

    “你这已经不是过失杀人了,赖三儿是你故意杀死的吧?香儿是你故意杀死的吧?”我问道。

    “你是警察吗?”他冷哼一声:“你要搞明白,赖三儿是主动抢我的水喝,我没主动给他,香儿是自己跳进河里的,因为她害怕那条警犬。”

    “她威胁我,说要跳河自尽。我说你跳进去淹不死的,因为你会浮上来。你得往身上绑一块石头,这样才能沉下去。”

    “她很生气,威胁我说她真的要绑石头。我说那你就绑啊!她绑了石头,跳下去之后就再也没上来。我就回家了。”

    至于那条警犬,也是赖三儿弄走的,他和警犬很熟悉。

    我倒吸一口凉气。

    这孩子从小就这么心思缜密,精通各种反侦察手段,而且会钻法律空子,哪一样都不像未成年人该有的心性,浑身充斥着不一样的成熟。说实话,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我看着林老。

    林老痛心疾首,站起来走了出去,我问林老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林老说:“走吧,这其中的是是非非,咱们就不要跟着搀和了,让他们的人去处理好了。”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这件事再纠结也没意义,杀人凶手基本上可以确定,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我当即联系唐菁菁和黎宏,提出了退出这桩案子的想法。两人都很高兴,说这段时间可把他们给折腾坏了,得回去好好休息。

    离开村庄的时候,林老提出到他们学校转一圈。黎宏带着我们到了学校转了一圈,校领导亲自接待的我们。

    林老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学校的师资力量之后,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给学校捐款。

    至于具体捐多少,我不清楚。不过从唐菁菁吃惊的表情中,我就猜的到肯定是一笔巨款,因为我听唐菁菁说,林老贼有钱。

    回去之后,简单向王局作了汇报,王局对我们这次的行动异常满意,就让我们去休息了。至于具体情况,派出所那边会向王局报告的。

    我决定先会老家一趟!

    算一算,已经有两个月没回家了吧,也不知道父母怎样了。

    我想给家人一个惊喜,所以订动车票时并没有提前通知。家中还是那样,林木幽幽,小路悠长,隐居的宅院上白砖黑瓦,一切都透着一股古色古香。

    只是来到家里之后,却发现门口停着很多车,都是警车,我甚至认出了其中一辆车,是挂着皖00001牌照的厅级部门车辆。

    对这个我早就见怪不怪了,在我小时候,每当他们的车出现在这儿,父亲就会出差一两个月,现在想想,应该是他们请父亲出手帮忙破解大案。

    只是在父亲提前退休以后,他们就很少会来我家了,这几年更是没来过,为什么今天又出现了?

    我心中隐约浮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该不会父亲又要出山了吧!

    我走了进去,发现客厅里正端坐着七八个人,有佩三星肩章警服的,有穿便衣的,甚至还有穿军装的,而且一个个气场充沛,双目有神,不用说,肯定都是手握重权的人物。

    我原本想偷偷去找母亲的,因为父亲聊案子的时候是从来不让外人在场。

    而且我看客厅气氛有点尴尬,似乎是出了点碰撞,父亲跟他们在针锋相对。

    可没想到正准备开溜,却忽然有个人走了上来。我定睛一看,这不是王局吗?王局什么时候溜过来的?他来我家干什么。

    我一脸郁闷的望着王局:“王局,你怎么来了?”

    王局笑道:“跟你父亲商量件事,不过你父亲的性格,你也知道,比我还护犊子。”

    “什么意思?”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张局。

    “待会你就知道了,总之待会你得给我个面子,好好劝劝你父亲。”

    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尽量吧!”

    王局带我返回大厅,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此刻的我俨然成了客厅的主角!

    何以笙箫默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