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绝世法医

第九十四章:提亲!(完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案情结束后,我便带着三叔和唐菁菁,一路开车回到父亲隐居的那处老宅。

    父亲此刻正穿着一身灰色的布衣,在园子里修剪自己的花花草草,多日不见,他的脸又瘦削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我?

    看见我带着一个漂亮的姑娘,还有一个大叔回家,父亲立马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上前相迎。

    “小阳,这位是……”唐菁菁的身份父亲想必是知道了,所以他的疑惑点全部放在了三叔的身上。

    我答道:“这是三叔。”

    “你在开什么玩笑?”父亲的眉头皱了一下。

    三叔见到这一幕也不去解释,而是微笑着漫步在园子里:“走惯了黑暗,原来阳光下这么温暖。”

    随即他自言自语的吟诵起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古文:“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

    “盖死生出入之权舆,幽枉曲伸之机括,于是乎决!”父亲第一时间答了上去。

    这正是《洗冤集录》中的开篇,我们虞家先祖是提刑官宋慈的传人,不仅继承了宋慈的验尸绝学,也继承了他那一颗为死者鸣冤的初心,所以《洗冤集录》是必读的。

    而此时,一向聪明的父亲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手中的剪刀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他的目光在三叔身上左移右移,然后伸手,试图将三叔的脸皮给撕下来。

    三叔连忙躲闪:“这张面具时间太长了,得去医院手术摘取,别动。”

    “月明,你真的是月明?”父亲愣愣的看着三叔,简直不敢相信。

    “哈哈,不铲除了护君教,哪敢回来见你们?”

    啊!

    父亲忽然勃然大怒,一拳就砸在三叔的鼻梁骨上,直把三叔的鼻梁骨给砸的鲜血直流:“既然你还活着,怎么一点信儿都不给我们?”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去拦父亲。

    可父亲还是给了三叔一脚:“你知道这些年来,虞家有多担心你吗?你对自己那身本领是有多自信,连卧底的差事都去做了……”

    闻声赶来的二叔,一看父亲要教训三叔,也顿时愤怒了。刹那间长刀出鞘,一抹寒光便架在了三叔的脖子上,问他是什么人?干嘛要私闯家宅?

    我连忙说道这是三叔啊。

    二叔也懵了,仔细看了好长时间,最后也把三叔像提小鸡一样,拖到墙角一顿暴揍。

    最后三叔捂着流血的鼻子,一脸苦笑的对我说:“我早就猜到是这结果了,所以我自备了跌打药和创可贴。”

    说完,他还真掏出了创可贴,贴在了鼻子上。

    这让父亲和二叔哭笑不得。

    三叔的回归,让父亲瞬间年轻了几岁,已经几年没碰酒的他,很难得的多喝了几杯。

    喝了几杯酒之后,三叔说要去见见姑婆,也就是虞家现在辈分最高的人,姑婆曾经是最强的高手,帮助父亲缉拿过无数凶手,只是现在人老发白,也已经退居幕后,将武宋交给二叔打理了。

    不过父亲却拦住了三叔,说姑婆心脏不好,白日见鬼非得心脏病发作不可,这事儿得慢慢来。

    三叔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父亲喝的醉眼惺忪,二叔却只是坐在那里喝着珍珠奶茶,弄得唐菁菁挺尴尬的。

    二叔问道:“月明,为什么你甘愿隐姓埋名,在护君教潜伏那么多年?就算你有志向,也应该是在公安厅做顾问,去接触更多的大案。”

    三叔只是埋头倒了一杯酒:“我放不下抚琴。”

    抚琴?抚琴又是谁?我问父亲。

    父亲说是唐家的,你三叔这辈子就喜欢那个女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三叔哭了好长时间,最后擦了擦眼泪,说不提这个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小阳贤侄的准媳妇:“唐菁菁,来来来菁菁,给你未来的公公倒一杯酒。”

    父亲瞬间被白酒给呛了一口:“那个小阳,你和菁菁这丫头……”

    我连忙把唐菁菁掐我的手指给拿开,解释道:“三叔喝多了,别听他瞎说!”

    父亲尴尬的笑了笑道:“月明,喝醉了回去睡觉,别在这儿胡言乱语。”

    “没出息!”就在三叔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一个清冽而又遒劲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竟然是一身铁锈色汉服,扎着发髻的姑婆。

    万万没想到,她会以这种令人大感意外的方式出场。原本我想过很多画面,不过每种情况,姑婆都会为见到这个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的武宋奇才而老泪纵横。

    可没想到,此刻的她竟如此的冷静,甚至还大骂三叔没出息。这种心境,岂非凡人所能具备?

    父亲和二叔三叔大吃一惊,站起来,目瞪口呆。

    坐下!

    姑婆一甩汉服的衣摆,右手轻轻拍了拍三叔的后背:“没给虞家丢人。”

    三叔想跪,却被姑婆拦下了。姑婆不是一个善于流露感情的人,不过我却能体会此刻她的心情澎湃。

    “虞天,是我安排的,你在护君教期间和警方的接头,也是我安排的。”姑婆平静的说道:“护君教会死,纯粹是它们小看了虞家的能量!”

    众人大惊,尤其是三叔,嘴巴张大能塞得下一颗鸡蛋。

    十年之前,或者十几年之前,这已经不重要了。三叔带着心爱的女人私奔,那个女人恰好又是唐家的掌上明珠。

    唐家为此和虞家翻脸,两大家族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世道沧桑,天有不测,那个三叔心爱的女人,死在护君教手中。唐家更是因此记恨上了虞家,开始与虞家明争暗斗。

    唐家几次逼的虞家无路可走,除非姑婆交出三叔。可以想像得到,这位本想退居幕后的女强人,在当时究竟承受着多大的心理压力?

    一夜之间,她白了头。

    为了虞家的繁荣延续,她没有大义灭亲的气魄,却有一股不要命的赌博精神。她决定,用虞家几百年基业,来做一个赌注。

    她给三叔十年时间,为心爱的女人报仇,将护君教绳之于法!

    成了,虞家和唐家联姻。

    输了,姑婆自裁谢罪,虞家从此绝不参与任何案件,永远遵从:不官不仕,明哲保身的诺言。

    一个惊才绝艳的女强人,利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做出了一个完美无瑕的计划,一个把三叔套进去的圈套。

    虞天正是这个圈套的连接线,通过虞天的暗中帮助,三叔混入护君教。

    这一钻,就是十年。十年间,他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承受着随时可能发生的危机,最终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

    而在他有能力跳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想跳出来,没那么简单。

    而这一切,都在姑婆的掌控之中。

    聪明的她,立刻遥控虞天,和三叔里应外合,破获了这桩大案。

    我同样是这桩案子的重要环节,这是考验一个虞家子弟,能否继承仵作绝学,正式出山的重要环节。

    至于结果,可想而知,我通过了考验。非但把三叔给拉出来,还将护君教连根拔起。

    三叔深呼吸一口气,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流出来:“姑姑,我是虞家的罪人。”

    “你是一个罪人。”姑婆冷哼一声:“不过,也因祸得福。当初和唐家人有赌约,成了,虞家和唐家联姻。”

    说着,姑婆瞥了一眼唐菁菁:“小丫头,经过这段时间你和小阳的相处,你觉得他这人怎么样?”

    唐菁菁立刻傻眼,不过她还是很机灵:“虞奶奶,时间不早了,我得抓紧时间回去,有时间我再来看您。”

    说完,唐菁菁落荒而逃。

    姑婆不禁敲了下我的后脑勺:“笨蛋,还不去送送人家?”

    我立刻追出去,唐菁菁却已经开车离开了。然后我看见唐菁菁在车里冲我竖了个中指,我也不知道啥意思,只好回来了。

    难得一家人聚一起,十年滴酒不沾的姑婆,也喝了两杯。

    之后,就是死一般的沉默。

    姑婆的性子一直以来都是高傲不屈,没人敢冒犯,这气氛有些尴尬。

    就在大家不知说什么的时候,姑婆开口了:“月明,明天带着小阳,去唐家提亲,兴辰也去。不答应,闹一场。”

    “好!”二叔微微一笑:“唐家还没有我的三合之敌!”

    次日,三叔带着车队停在了唐家门口,这唐家显然是大家族,门口两个保安眼神凛冽的盯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高高的铁门围墙压根没有打开的意思。

    二叔见状,白色的风衣翻飞,整个人已经踩上高墙,十多秒后两个保安应声而倒,门锁也从内向外咔嚓一声被劈成两半。

    我好一阵担心,我总觉得唐家和虞家,也和这门锁一样,被一刀劈开。

    唐家高档的别墅之中,终于有人出来了,正是唐菁菁。身后还跟着一个和她很像的中年女人,天鹅颈,面容绝美,气质高雅,不用说,必然是唐菁菁的母亲了。

    “唐族长,今天我们是来提亲的。”二叔高声道:“彩礼多少钱,说吧,咱虞家承担的起。”

    唐母叹了口气,目不转睛的望着三叔:“你真的在护君教潜伏了十年?”

    三叔点了点头。

    “没再婚嫁?”

    “娶过。”三叔答道:“那是虞家安排的,为了伪造身份,掩人耳目。心中十年,只有抚琴一人,未敢辜负。”

    唐母道:“算你诚实!我也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嫁妆,我唐家不在乎,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孤独终老,为我妹妹赎罪。”

    我大吃一惊,这个条件太过苛刻,三叔还年轻,不能为了我牺牲一生的幸福。

    二叔的剑眉也是一皱,这唐家明摆着刁难人!

    三叔却满不在乎的笑了两声:“孤独终老又何妨?这辈子不够,下辈子奉送,我虞月明早就发过誓,除了抚琴,这辈子不再碰别的女人。”

    我还想再劝说,却被二叔拦下了,二叔只是淡淡的跟我说,三叔决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是啊,这倒是真的。否则当年也不会带着抚琴离家出走,更不会为了心中那份执念,而饮恨十年,在护君教潜伏那么长的时间。

    我看着唐菁菁,淡淡笑了笑,其中艰辛苦涩,恐怕只有她一人知晓了。

    二叔用刀鞘点了点我:抓紧去求婚吧!

    我笑着走上去:“菁菁,你愿意嫁给我吗?”

    “不愿意。”唐菁菁娇嫩的粉唇一噘:“你得再破一桩大案才行。”

    “好。”我开心的笑了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是的,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未来的我,将以公安厅高级顾问的身份,去破获更恐怖更诡异的大案:人皮木偶、少女餐桌、南大碎尸、阴间快递……

    宋慈的精神永远不会消亡,仵作的验尸手法也会越来越科学化。

    我们并未落后于时代,只是改头换面,继续为死者讨一个公道!  (完结)

    完结了,绝世法医,写下这两个字,也预示着绝世法医告一段落了!谢谢支持我的读者朋友吗,感激不尽,祝你们天天快乐……

    世间本无鬼,妙手雪冤屈。

    请尸开金口,与我长唏嘘。

    提刑衙门冷,榻下凉风徐。

    今生无所欲,正气照古今。

    何以笙箫默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