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纨绔弃妃要休夫

第22章 无心客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商机?”小贩自然知道什么是商机,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只是卖点物美价廉物件的小商人,身上怎么会有什么赚钱的大商机。

    顾齐修很耐心,“不妨听我说说,至少不会有损害。”

    颜薰儿把发饰给了小男孩,趁机问他:“你会偷东西?”

    “我才没有。”

    “刚才那位公子嘱咐你不要再偷盗,怎么没见你反驳?”

    “你……”男孩脸有点红。

    “我叫颜薰儿,你叫什么?”

    “阿宝。”

    “很可爱的名字。”

    “不要以为你给我钱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你才不是大圣人!”阿宝见顾齐修在和小贩说话,他不怕颜薰儿,皱着眉对颜薰儿低吼。

    颜薰儿忽略他的挣扎,笑着摸了摸阿宝的头,他的头发蓄的有些长,发质细软,手感不错,“我不是,他是。或许我的钱不能帮到你多少,但那位公子说的话一定对你有益,快回去吧。”

    颜薰儿看着阿宝跑开,顾齐修刚好在身后喊她。

    两人一起进了小贩家的院子,院子不大,柴房外的一面墙上铺满竹节,有短有长,旁边有一副木质的桌椅,用来制作平时卖的小玩意儿。

    小贩从里屋拿了板凳出来,又把制作东西的桌椅也搬到院子空旷处,让两人坐下之后,进屋泡茶。

    颜薰儿的目光始终被堆在墙边的竹子吸引,上一次和顾齐修一起去和安街,遇到少昊人偷袭,晚上在客栈时她还和顾齐修解释过。通体泛灰、带着鱼鳞式灰白纹的竹,只在少昊族高山荒原上有。

    此竹名乌羌,也就是她眼前的竹,小贩家里为什么会有这种竹?顾齐修也看到了,却没有一丝意外,难道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您跟他过来,是因为这个?”

    顾齐修不置可否。

    可是小贩制作的玩意儿都涂了颜料,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难道是气味?或是别的可以让他一眼就认出来的特征?颜薰儿只觉得有些羞愧,她只是在书中看过一些,不过是皮毛,而顾齐修以前在西北待过,还和少昊人动过真刀,怎么会没有她清楚。

    颜薰儿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在齐王面前卖弄了。

    顾齐修不知道颜薰儿怎么看着一堆竹子把自己看脸红了,有点惊奇,“怎么了?”

    颜薰儿一愣,搬着小板凳往他身边凑了凑,十分谦虚的请教:“我就是想知道,您是怎么认出这个的?”说着摸了摸头上戴的小发饰。

    对于和旁人的距离,顾齐修心里始终有个警戒线,但是颜薰儿总能有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和数不清的借口靠近他,以至于他已经麻木了。

    顾齐修垂眸看她,近的连她眼底的倒影都能看清,“颜薰儿。”

    “嗯?”

    顾齐修很想跟她解释,但是他发现自己也不是个很有耐心,或者定力很好的人,“离我远点。”话是这么说,却很温柔。

    “……”颜薰儿欲哭无泪,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顾齐修端正做好,调整了一下状态。

    “对不起,我不问了,您别生气。”颜薰儿不知其然,扯了扯他的衣袖,试图道歉。

    顾齐修没说话,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把她吓得飞速缩开手。

    “我家没有好茶,怠慢两位了。”小贩说着话从里面出来,颜薰儿收回手,坐好。

    待他将茶倒好,“两位先喝茶,我得先准备要熬的药,稍等。”

    小贩又开始忙里忙外的倒腾,待他开罐倒药、放水泡药的时候,生药的清苦味从罐里飘出来,颜薰儿怕苦,端起茶杯闻茶香,直到小贩终于短暂的抽出手过来坐下,才放下杯子。

    “公子有话还请明说,我还要做饭洗衣,还要制作玩意儿明日出去卖,耽误不得。”

    “你的夫人呢?”

    小贩叹气,“我看两位面善,一定都是好人。不瞒你们,我和夫人成婚近十年,好不容易怀上,谁知……哎,大夫说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既然两人都对孩子万般期待,必然会十分小心,怎么会出意外?”颜薰儿不解,毕竟那是一个受人期待的小生命,好不容易才有这位大哥一定很伤心。

    “两位出自富贵人家,又身居皇城之外,想必听说过前些日子少昊族人当街制造恐慌的事情,有人传言,说那日少昊人针对的就是齐王,少昊族想挑起战争。我家夫人便是少昊族人,就因为那件事,夫人随我出摊受人非议,混乱之中受惊摔倒,这才没了孩子。”小贩的表情十分悔恨悲痛。

    “很抱歉。”颜薰儿觉得自己确实不应该说话。

    “事已至此,节哀。”顾齐修道。

    “我知道,我不怪他们,平时都是关系不错的邻里,我家生活贫困,也受到过不少帮助,他们也只是害怕而已,毕竟和我一般大的人,都知道战争的可怕。”小贩摇摇头,似乎也甩开了悲伤,“公子请说吧。”

    顾齐修也不绕圈,“这些竹子从何而来。”

    “从朋友处低价购买来的。”

    “你夫人的朋友?”顾齐修一语中的。

    小贩很惊讶:“公子怎么知道?”

    “龙元没有乌羌竹,你的生意成本低收入低,卖竹给你的人就算是从少昊把东西弄过来的运输人力费用都不止这些,既然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低价卖给你一些合理,但商人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他一定还有别的赚钱法门。”

    颜薰儿本来想不通那些人是怎么把乌羌竹制的毒箭带进龙元境内的,若说这里也有贩卖乌羌竹的生意那就说得通了,在边境倒卖些竹子不是大事,按照平常的物品审查就行,毕竟谁都不知道会被用来加工成毒杀齐王的凶箭。那龙元境内,岂不是有数不清的毒箭躲在暗处……

    慕晴公主死在面前的时候颜薰儿对她并无感情,只是后知后觉的有些害怕血腥味。如果换了齐王,她一定会无法接受。

    想到这里,颜薰儿瞬间头皮发麻,她一把拉住顾齐修的胳膊,眼底通红,看起来委屈巴巴。

    顾齐修被她打断,微微拧眉,“怎么?”

    颜薰儿很想说“把他们都查出来,全部赶走,好吗”但是话到嘴边又意识到这么说有多不合时宜,或许齐王是要假意合作引人上钩,她帮不上忙,却不能搞破坏。

    她摇摇头,对小贩道,“我只是看泡药的时间差不多了,该上火熬了。”

    小贩一拍大腿,赶紧跑去厨房点火熬药。

    “身体不舒服?”顾齐修关切道。

    “是不是有很多人想害你?包括他们。用乌羌竹箭杀你的是少昊人,我从来没有在市面上见过乌羌竹的制品,他们肯定只卖给少昊人,或者在秘密生产兵器,所有少昊人都是一伙的!不能相信。”颜薰儿双手冰凉,颤抖不止。

    “不会,我问乌羌竹的来向是为了合作,没有追责的意思,”顾齐修的大手轻轻盖在她的手面上,“但是如果还敢有人乱来,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说这话时面色平静,却有令人不敢轻视的威严,说完他垂眸看着手面,仍然紧紧握着颜薰儿的手。

    直到小贩把药熬上回来,顾齐修才松开,颜薰儿感觉手面已经被他焐热了,原来用心在此,会意后又是一阵脸红。

    “所以公子的意思是说这些竹子其实有很高的价值,是我卖的太廉价了?”

    “乌羌竹真正的好处在于它的韧性,是制作军械兵器的良材,且成本低,易取材,易加工。”

    小贩一惊。

    “公子,您是说这些乌羌竹是用来制作兵器的?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民间私造兵器是违法的,我只是个安分守己的小商贩,绝对不会做违反律法的事情。”

    顾齐修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轻轻一笑,面色柔和,“你的朋友我不知道,但我找你不是为了让你知法犯法,我背后有军方关系,龙元军备库供不应需,比乌羌竹贵很多的材料也不如它好用,且生长周期长,供应不足,如果你愿意从中牵线,我可以官方身份大量购进乌羌竹,不仅对国有贡献,对你也是发家良机。”

    “你叫什么名字。”顾齐修又问。

    “宋明。”

    “等你考虑清楚,可去颜府详谈,我们就不打扰了。”

    “颜府?公子是相府的人?”宋明当然不会仅凭顾齐修的一面之词就信他的身份,但顾齐修直接搬出相府,算是打消了他的疑虑。

    顾齐修没有否认,起身告辞。

    从宋明家出来,两人回了和安街上,路过阿宝家里,前门紧闭,没再看到人。

    颜薰儿心里装了一肚子的疑惑,却一句都不敢问,闷闷跟在后面。

    顾齐修已经领先了一段,午后行人少了很多,他回头停下来等她。

    “在想什么?”

    “您……等下要去哪?”

    “无心客栈。”

    上回住的客栈,“为何去那里?”

    “上回考虑欠周,在客房里动了刀,司辰说客栈生意萧条了很多,我应该赔偿。”

    动刀?那天她在别的房间,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不过直到顾齐修来找她,也没听到押送人的动静,原来是死了吗?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