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纨绔弃妃要休夫

第36章 情理之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门被推开,窗边站着的黑衣男人闻声转身,右手有意无意的摸别在腰间的刀柄。

    范洲进了房间,反手带上门,“今日巡检司派出来巡查和安街的领队是谁?”

    “守城军统率。”

    “她没携带证明,便是通过这守城军统领进来的。”

    “守城军统领是顾齐修亲卫,她认识也在情理之中。问出她是谁了吗?”

    “颜府的人。世人皆知颜家小姐端庄,唯独四小姐从小受颜虚白溺爱,养成了个活泼爱玩的性子,今日巡检司严守和安街还会出门闲逛的,只有她了。”

    “颜虚白?”黑衣男子抬高声音,这是个惊喜的发现,“有这么巧的事?”

    “这还不算。她去司琴坊找纵然了。”

    果然,提到纵然,黑衣男子的表情瞬间疯魔了。他临窗而立,街景尽收眼底,没过一会,他下了决心,转身离开。

    “明日破晓之前务必回来!”黑衣男子没有回头,店主的声音被抛在身后。

    颜薰儿背着琵琶到了司琴坊门前,进出的都是男子便显得她格外突兀,掀开门帘一角,内里的缓歌慢舞混着姑娘们动人的笑声传出来,颜薰儿缩在角落向里面张望,希望有人能注意到自己。被人领上去好过自己误打误撞闯进去,若是被拦下来就更尴尬了。

    “看什么呢?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颜薰儿被吓了一跳,猛地站直身子,一回头就看到顾淮川捂着鼻子,“淮川?对不起对不起。”顾淮川被她撞的一阵青红蓝绿紫,眼圈都憋红了。

    “为何在这里徘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自然知道,哦,你不要误会,我是来找姑娘的。”

    “我还能不知道是姑娘吗……你来这里找姑娘?”顾淮川的表情更一言难尽了。

    “对的,我想学琵琶,特地来向纵姐姐讨教。”

    “哦。”顾淮川还以为发现了颜薰儿的某样特殊癖好,虚惊一场。

    “淮川,你来这里……”颜薰儿拖长声音,心中了然。

    “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路过,恰巧看到你,上前劝阻。”

    颜薰儿显然不信,“淮川,不用和我掩饰,毕竟淮王风流成性已经不是秘密了。若是不好意思,我就当没碰见过你,放心吧。”颜薰儿用手遮上眼睛,摸着门帘进了司琴坊。

    “哎,我真不是……”颜薰儿没留步,将人丢在身后。

    “还不信我。”有口说不清,顾淮川索性大摇大摆进去了。

    司琴坊前所未有的热闹,颜薰儿穿行在其中犹如异类,她正准备打退堂鼓了,一个路过的姑娘目光停留,“姑娘看着很眼熟啊。”

    “我找纵姐姐,她方便吗?”

    “哦,想起来了,借裙子的。”

    “对,是我。”颜薰儿很惊喜自己居然能被记住。

    搭话的姑娘身着紫衣,端着酒壶,上下打量了颜薰儿两圈,“上面请,纵姑娘的屋子知道是哪间吧。”

    “知道的,不过,不用通报吗?”

    紫衣姑娘轻笑,“能不能进去可不是我说了算。”说完就扭着腰走了。

    颜薰儿上了楼,果然,纵然的屋外站了两名女侍,一丝不苟如同木头人般站着。

    “两位姐姐,我可以去见纵姐姐吗?”

    “颜姑娘。”

    “是我。”

    “稍等,我去通知坊主。”

    “麻烦了。”

    女侍入内便听到男人的声音,交缠而握的手摸到袖间的短刀。

    郭毅察觉到杀气,却没有躲开,只问,“人来了?”

    “谁?”纵然对于这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没有意外,伸手示意女侍住手。

    “回坊主,是颜姑娘。”

    “好生招待,出去吧。”

    “是。”

    待女侍出去,纵然才道:“想通了?”

    “我要见她。”

    “你若不是来说青辽县一事,可以走了。”纵然要听的是杀她同胞的人是谁,不是废话。

    “半刻钟之前得到消息,监察司的人已经抵达九幽山,你现在过去,尸体大概还没冷。”

    纵然的脸色骤然垮了,“你在说笑呢。”

    郭毅很满意她的反应,“乌羌竹不重要,但九幽山是你的命门所在,怕是埋了无数金银,藏了不少人吧。”

    “若真是这样,我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你怎么比我还早知道?尽管猜吧,若是以为我会因为你的几句话大乱方寸,那就太可笑了。”说完纵然脸色一沉,“滚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我猜的对不对,纵坊主心里有数。我来是为了告诉你,刚才外面那位和顾齐修的关系非比寻常,你若是想自保一命,或许她能派上用场。另外,我手上有京都暗线的调动权,或可助你一力。”

    纵然恶狠狠的盯着郭毅,这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她已经没有办法镇定自若了,“你要花青?”

    “她不见客,是你安排的?”

    “是。”

    “今夜,我要她。”

    纵然还是不敢相信从郭毅口中说出的话,或者说不愿相信,若真是连九幽山都被查到了,便是在将她往绝路上逼。

    “清怜!”

    “坊主。”

    “给我去查……”

    颜薰儿刚往嘴里塞了个糕点便看到纵然进来,忙喝了口茶压一压,站起身,“纵姐姐,没有给您添麻烦吧。我是来向你请教琵琶的,这是我新买的,你看看……”

    纵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颜薰儿,拦住她准备打开琴袋的手,眼底的戾色一闪而过,“薰儿,琵琶可改日再谈,可否陪我去个地方。”

    颜薰儿跟着纵然下楼,门厅内所有人见到纵然皆停下歌酒,男子侧目欣赏,女子则纷纷起身作揖相送。见这景象,颜薰儿悄悄退后一些落在纵然身后,余光瞥见之处,唯有顾淮川一人的目光投在她身上,而他那一桌坐满了姑娘,正美酒好菜伺候着。

    颜薰儿朝他笑了一笑,藏在宽袖中的手悄悄露出一截手指,朝他挥手作别。顾淮川也报以一笑,扬了扬酒杯做回应。

    马车已在门外,跟着纵然出来的女侍上前掀帘。

    “纵姐姐……”颜薰儿抬手准备扶纵然上去,她却停下了,“薰儿,你先上。”纵然撤开身子,待颜薰儿上了马车,匆匆嘱咐了身边的女侍一句话,又从女侍手上接过一个秀气的小荷包才进去。

    颜薰儿见纵然进来,规规矩矩的坐好,“先前不知,纵姐姐竟这儿的主人。”

    纵然盯着颜薰儿,她笑的天真无害,看不出一点心思。“清明那日我去茶楼喝茶,在街上瞧见你了。”

    “我却未看见姐姐,姐姐为何不喊我,我还能陪您喝喝茶……您说清明那日?可是在馄饨铺附近的茶楼?”想到那天,颜薰儿笑语含羞。

    “嗯,你身边若是没人,我定要喊你的。”纵然哪里看见她了,只是在试探郭毅话中的真实性罢了。

    “我,姐姐可是在取笑我?”当时她整个心思都在齐王身上了,哪里会注意到别处。

    “我见那男子与你亲昵,你已经婚配了?”

    “婚配?没有没有,我与那位大人只是……只是恰好约在一起吃饭。”颜薰儿语无伦次的解释。

    “那是尚未过门,媒人给你说的亲?”

    “都不是。”颜薰儿的脸像烧红了一般。

    “你不喜欢?”

    “喜欢的!是我与那位大人身份地位差距悬殊,只有他不喜欢我的份。”

    纵然顿了片刻,瞧着颜薰儿直到双眸干涩也不曾眨眼。颜薰儿总觉得今日纵然怪怪的,不解的看着她,“姐姐?”

    纵然躲开了颜薰儿问询的目光,微微一笑,“薰儿你是情窦初开,尚不知男人在爱情上很任性,只要他心中有你,即使身份判若云泥,他也愿为你入尘埃。你正是讨男人喜欢的性子,就算是当朝陛下,也没有不喜欢你的道理。”

    听到后半句,颜薰儿才心动了,“姐姐所言可是在安慰我?”

    “我自小和姐姐相依为命,十五年前姐姐去后便是独自一人在京都立足,这么些年,心甘情愿为我前仆后继的男人数不胜数。若说我不了解男人,天下就没有懂男人的女子了。”不知为何,却没忍住在颜薰儿面前提了姐姐。

    上回在司琴坊见面,纵然说她时龄二十,若是十五年前就没了亲人,岂不是五岁时便没了依靠。

    “纵姐姐一定很想念亲人吧,我也是,从小便没有娘亲。”颜薰儿有些落寞,不知为何开始跟她比惨了。

    “你想她吗?”纵然问。

    “小时候会经常想念,因为有娘亲的孩子好像都很幸福,现在已经习惯了。”

    “也难怪,你从未见过她。”

    纵然的声音很轻,更像是自言自语,故意不让颜薰儿听清的,“姐姐说什么?”

    “没事。”

    纵然本来只是想套颜薰儿的话,却不想聊到了伤心处,极力平复了心情之后,她将窗帘掀开一条缝,“快到了。”

    “到哪了?”颜薰儿也跟着掀开帘子,这不还是和安街上吗?

    “前面要查验身份才能过,我怕是出不去。”正说着,马车缓缓停下。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