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纨绔弃妃要休夫

第47章 前途无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你这些天可没少往外跑,就在府上歇两日吧。”

    颜薰儿一骨碌从椅子上坐起来,“姐姐只说不让我出门,也没派人看着我啊,我就去和安街上溜一圈,很快回来。”

    宋乔无奈,“哎,小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万一大小姐问府卫你不还是要露馅吗?”

    五月:“小姐!快去快回,等你回来喝鱼汤!”

    和安街和往常一样热闹,除了官府门外布告栏的新告示让路人偶尔止步侧目,茶楼餐馆里三五人聚成一团讨论着京都城帷幕下的风浪。

    “客官,您的馄饨,请慢用。”

    吆喝声在桌边被闹哄哄的讨论声盖过。

    “我家对门那户就在办白事,他们家男人前两年忽然谋了份薪水不错的差事,就是在城外矿里的,现在被发现是黑矿,还是异族人弄的黑矿,有苦没处诉啊,家里就那一个男人,白死了,好歹也是我们自己的同胞啊,背后又有多少个家庭,陛下借着一个矿山爆炸的由头说杀就杀了,未免太不留情面了。”

    “情面?我们龙元若多出几个给异族人效力的国贼,不是由着人家腐坏我们的根基吗?长此以往,异族人若侵略,我们岂不是内忧外患,不战而败了?陛下所为是为众生,有何不好?”

    一片赞同之声的附和响起:“说得好说得好——是啊——”

    “这矿山炸的好,山火烧的好啊!”

    靠窗一角稍显冷清,周山来到桌边,“来碗大馄饨?”

    “不了。”颜薰儿放下放下茶杯,“阿山,难道司琴坊也与此事有关?”

    “嗯,昨日天还没亮的时候被查抄了,抓走了不少人,我早起准备馄饨馅的时候刚巧看到了。”

    “你看到纵姐姐了吗?就是那位坊主。”

    “没见到,你认识那位?”

    颜薰儿点头,“有一点不足挂齿的交情。”

    周山歪着身子朝颜薰儿近前凑了凑,“薰儿,司琴坊在京都根基深厚,贵客不乏富商权贵,做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再正常不过了,这次却被一锅端了,这是惹上大事了,现在谁不是敬而远之,你有什么交情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颜薰儿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周山,体会了一番他的话,“于我有利者交之,不利者远之,非友道。”

    周山顺势给颜薰儿满上茶压低声音,“别是引火烧身就好了,薰儿,事关朝政之事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听见的是大家津津乐道齐王铲除国贼,振奋人心,齐王还亲自下了官文以慰民心,但在这之前,外头传的沸沸扬扬的可都是对齐王不利的流言,民心乱了就会动摇统治根基,所以你眼前看到的不过是齐王想让百姓看到的。你看那边,那位穿深紫色锦袍的是京都府钦差,方才那几桌客人谈论山火一事,他三两句就让大家将死去的同胞视作国贼,同仇敌忾,为朝廷做事的人只是在立场鲜明的维护齐王,并不是你所谓的道义,你还觉得自己能看得清真相吗?”

    听了周山的一番话,颜薰儿沉默了片刻后答,“我认为,真相并不重要,毕竟不同立场的人看法不同。那位大人既是为陛下做事,忠于陛下乃为臣之道,这是道义。若是连他也和旁人一齐非议陛下便是德行有失,不忠不义。”

    周山一时脱口道,“这不是忠君,是愚民。”

    颜薰儿偏执的反击,“你怎么知道我们所见的就不是真相呢?陛下绝非残暴之人,我相信那篇官文的内容。”

    周山先是平心静气的喊了声薰儿,随后扯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声音轻微近乎不闻,“见识过他残暴的人早就没命活了。”

    颜薰儿几乎是一瞬间听明白了周山话里的深意,她的脑海中涌现出了一些有关陛下的场景,在颜薰儿看来,陛下从不疾言厉色,温和亲善,说话微笑时都是温柔的,但她此时说出来,怕是要被周山当笑话听了。

    颜薰儿难掩失落,闷闷的站起来,“我该回家了。”

    周山面色一改,拦到颜薰儿身前笑道,“生气了?”

    颜薰儿摇头。

    “急什么,吃碗馄饨再走,我给你弄个专属套餐,绝对美味。”

    “姐姐让我不要出门,要是被发现就麻烦了。”

    馄饨铺开在京都城最繁华的和安街,寸土寸金,因此铺面不大生意却好,颜薰儿周山并肩下楼梯,好几桌客人都在招呼,还有陆续进店的新客在等点餐。

    “自清明之后,这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好。”

    “财神光顾,是好事啊。”

    周山叫苦:“腿都要跑断了,我娘终于松口答应雇个小伙计来跑堂了,那老人家思想太保守,一直不放心用外人。”

    “臭小子,我还不是为了给你存娶媳妇的钱。”

    周大娘年近六十,两鬓灰白,身段不长,微弯的背使她时常低着头,遮掩住那双锐利的双眸。周大娘大多时间都藏在后厨,极少在堂前露面,她手上拿着订餐客人的名册,指了指边上的几份食盒,“都备好了,快送去吧。”

    说完转向颜薰儿时立刻变得慈眉善目,“薰儿,想吃什么跟大娘说。”

    “不了大娘,我急着回家了。”

    “好丫头,有空就来。”

    “哎。”

    等周大娘回了后厨,颜薰儿帮着周山往上搭食盒。

    “这么多你能送的过来吗?”

    周山掀开其中一个,“这是陆府订的桃花糕,我走南面不顺路,另外放。”

    “只要送过去就好了吗?”

    “嗯,各府派人来预订的时候已经付过钱了。”

    “那这一份我替你送吧,我顺路。”

    陆府位于西街,过了京都府,再路口处向南拐进去,走一小程就到了,陆家祖上靠经商发家,家族代代都出商才,陆谦大人是近三代唯一科举高中踏入仕途,甚至一步步坐上了刑狱司司长的高位,因此陆府在各官家中是出了名的豪奢,颜薰儿从来没有去过,只是传闻陆府极大,府上的小姐少爷们都有单独的别院,各院里都有假山水池小亭,唯一的小姐甚至有单独的琴阁、舞房、汤池和上百位丫鬟小厮伺候,小姐年方十六,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中对诗书见地尤深,曾出过一册诗评,连文渊阁先师都称赞过前途无量。

    不过陆家豪奢一说的源头事件并非以上这些,而是当年陆谦官升刑狱司司长后先王赐了这座府邸,陆大人的父亲敲锣打鼓送礼庆祝儿子升迁,队伍浩浩荡荡排了半里路,送来成箱的古物摆件和金银财宝,还有一队民间最优秀的匠人,新宅落成不过月余,正逢中秋佳节,陆谦设宴请先王和各位大人庆升迁之喜,那次之后,先王便成了陆府的常客,逢年过节犒赏各重臣都要把宴设在陆府,因此有人戏称陆府是陛下御用的小厨房。先王去后,各位大人为纪念先王,至今保持着这个习惯,只是新王不同于先王,没那份与民同乐的雅致,无意于陆府出名的美酒佳肴,也对陆府的珍品古画、玉器古玩没有兴趣,大多时间都花在长乐殿那一小方偏殿里了。

    “你找谁?”

    颜薰儿游离的思绪被守卫的问询拉了回来,陆府阔气的朱门跃然眼前。

    “这是贵府小姐订的桃花糕。”颜薰儿将餐盒盖掀起一角供查验。

    “随我来吧。”

    颜薰儿本以为交给守卫就能离开了,没想到还要自己送进去,她只好跟着守卫进门,走了好一阵才到内院,一支清流从假山上发源,如树状开散流进支流淌进各院,水面上是初露尖角的荷,荷叶一片挨着一片铺在水面上,荷叶缝隙间可见白斑红鲤鱼穿梭跳跃。颜薰儿想到了龙元宫外的莲池,自然而然想起陛下,心间微颤,这个时候陛下应该在批阅奏文,不知他手上的伤是否痊愈,有没有准点用膳。

    颜薰儿心不在焉的跟着,通过了内院中庭是一道石桥,偌大的陆府,终于有了人声。

    “大人,二少爷。”

    颜薰儿一抬眼就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中,眼型细长尤显凌厉,但那浅浅叠了三层的上眼皮又增添了几分俊美,颜薰儿被那双眼睛紧紧抓住了,直到听见有人喊她,“颜四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颜薰儿一个激灵移开眼,扫过那双眼睛主人身着的官服,瞬间便明白这是哪位了,她把目光转向陆维安,说来也巧,昨日才在宫里见过,这会又碰见了,还是在他家里,而且旁边那位陆大人分明一副不待见她的样子。

    “四小姐是焉柔的客人?”

    颜薰儿顿时生了一股不请自来的羞愧,正要回答不是,陆维安又开口道:“带四小姐过去吧。”

    颜薰儿看出来,她的忽然出现是打扰到他们了。

    “陆大人,陆公子,颜薰儿先走一步。”

    颜薰儿自觉表现的还算正常,走远之后才发现心口扑通扑通的乱跳。

    陆谦目送颜薰儿出了中庭才开口,“这丫头是颜相家的?”

    陆维安恭恭敬敬:“正是。”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