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纨绔弃妃要休夫

第48章 作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终日只见你往宫中跑,怎么认识的?”

    “ 回父亲,昨日在宫中遇见的,我见叶公公送她出宫,应该是从陛下那里来的。”

    “既然颜相带了头,总得有人跟上。”

    “父亲的意思是,焉柔?”

    颜薰儿很快到了,还没进门他就听见一阵欢快的笑声,是几位姑娘在讨论园子里的花,里面好生热闹,这才明白陆维安为何问自己是不是客人,原来陆小姐在家里宴客呢。

    引路的守卫止步于小姐的院门,告辞离开了,颜薰儿独自进去,“请问哪位是陆小姐,我是来送……送……”

    颜薰儿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她的三位姐姐正围坐在水边的石桌边饮茶,和大姐目光交汇的那一瞬间有如五雷轰顶,颜薰儿动也不敢动,只想就地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是我的桃花糕吗?”

    颜薰儿闻声回头,身着素白锦衣正朝自己走来的姑娘人如其声,微微一笑春风化雨,从颜薰儿手上接过食盒递给身后的丫鬟,“我常在周山那儿订桃花糕,先前未见过你啊。”

    “阿山今日忙不过来,我就代他送了,来的慢些,小姐见谅。”

    “不慢,来的刚好,辛苦你了。”陆焉柔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银锭子,递到颜薰儿手上。

    “陆小姐,阿山说餐费付过了。”

    陆焉柔握住颜薰儿的手,让她把银锭子收在手心,“这是给你的,怎么能叫你白跑一趟。”

    颜薰儿不善推辞,也不跟她客气,“小姐人美心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焉柔掩唇一笑,觉得这姑娘实在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可以唤我薰儿。”

    陆焉柔认真念了句,“阿…离。”

    “哎~”颜薰儿答应的爽快,两人相视一笑。

    “那陆小姐慢用,我就先走了。”

    颜薰儿压根不敢回头再看一眼大姐,灰溜溜离开陆府回了家。

    颜薰儿平时最喜欢吃宋乔炖的鲜鱼,这一顿却食不知味,吃完就坐立不安的到处闲逛,一会在躺椅上眯着,一会去浇下的花,一会又捧着书在小院子里逛来逛去,半下午也没翻两页 。

    宋乔五月见她魂不守舍的,都猜她是听见了不利于陛下的传闻,也不知该怎么劝。

    “小姐,您歇一会吧,太阳都快下山了,你不累吗?”

    “我要倒霉了。”颜薰儿坐下,整个身子趴在桌上,“宋乔,我该听你的话不该出去的。”

    “你觉得这世上有后悔药给你吃吗?”

    听见大姐的声音,颜薰儿腾的站起来,转身朝向门口,苦巴巴的朝她笑,“姐姐,你回来啦。”

    见这情形宋乔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大小姐,宋乔有错……”

    “没你说话的份!”颜萍儿一呵,将周遭的一切凝成了霜,没人再敢发出半点声音。

    颜萍儿坐到小桌旁,颜薰儿捧了一整天的书正随意搁在桌角,折痕还停留在前两页,她将书合上,目光落在书名上,“颜薰儿,父亲昨日对你说了什么?”

    “昨日?昨日阿爹说……”阿爹让她别再往宫里跑的事姐姐也知道了?颜薰儿忙为自己辩解,“姐姐,阿爹的话我一定牢牢记在心上,我没有进宫,我只去了馄饨铺。”

    “那我对你说了什么?你还记得?”

    “姐姐……我错了。”

    “呵,父亲说的话你牢牢记在心上,我的话,就全当耳边风了。”

    “我没有。”

    “那我昨日今日反复说的是什么?在父亲面前装的听话,表面功夫做给谁看!”颜萍儿一把将书拿起来朝颜薰儿扔过去,刚好砸在她额头上,颜薰儿疼的五官都拧在一起了却没敢发吭声,“你若觉得我的话不值得听了,趁早滚出这个家!”

    颜薰儿脸皮薄,一听重话就忍不住眼泪,她低着头,泪珠子无阻拦的往地面上砸,确实是她没听话惹了这一摊子事,无委屈可说。

    “你又哭什么!”颜萍儿最讨厌颜薰儿哭,如爆竹蓦地被点燃了,“你敢做错事,我还说不得你了?你那点眼泪留到父亲面前去装可怜吧,头抬起来,不准哭!”

    颜薰儿将衣袖往脸上抹,勉强忍住眼泪,抬起头看颜萍儿。

    颜萍儿冷冷看着颜薰儿,“你给我听着,嫡庶有别,父亲宠你,不代表他允许你骑到我头上,你爱做攀金枝的梦是你的事,但你在颜府一日,就得受我管着,跟我走。”

    宋乔急的心焦但不敢轻易插话,生怕把大小姐惹得更生气,五月可没想那么多,直接从厨房追了出来,“大小姐还要怎么罚小姐?五月愿替小姐受罚。”

    颜萍儿只撇了五月一眼,没有要跟她计较的意思, 只对颜薰儿说,“你的下人也要我替你管教吗?”

    颜薰儿警惕,使劲摇头,“不要!”又转向正走过来的五月,“五月!别在大小姐面前失了分寸。”

    “不是我没有分寸,大小姐未免太不公平了,苛待小姐不说,连小姐出门的自由也要限制,三位小姐从小便孤立小姐,现在又要把小姐关在府上,岂不是要闷死小姐。”

    “苛待?是不是得让你们这小院子揭不开锅,你才知道要怎么跟我说话?”

    颜萍儿一句话怼的五月不敢说话,别的不说,他们确实还没为吃饭愁过,小时候她们没有在安平阁里单独开伙的时候,颜薰儿要受姐姐们的排挤,一月有半月得吃剩的,下人也是狗眼看人低,暗地里欺负她和宋乔,这几年她们总算摆脱了那水深火热的生活,要是因为一言不慎惹到大小姐,她可是掌握着府内财权,一句话断了她们的花销才是大麻烦,于是五月和宋乔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姐被带走了。

    颜萍儿把颜薰儿带到了书阁,那是颜萍儿三姐妹读书的地方,几乎有阿爹的书房大,就在颜萍儿的寝屋对面,颜萍儿在书架上拿了本书,是一册有磨刀石那么厚的前朝史书,颜薰儿读过,讲的是先王刚即位后推行各种政策治国理政的十年,笔者用语刻板,内容枯燥,颜薰儿看睡着了好几次,月余才看完一遍,后来就再没重读过了。

    颜薰儿的目光定在书上,注意到颜萍儿将书放下的时候,书页上扬起一层细灰,看来也是读不下去放在一边吃灰了。

    “跪下。”颜薰儿被推了一把,扑通一声跪在书桌前,双手摁在那本积了灰的书上,颜萍儿去抽屉里拿了套笔墨纸砚堆到桌上,“说我苛待你,呵,从前耍你玩的那些都算苛待了?今日我就正经罚你一回,以后你每日午后来我这,跪着抄,抄完这一本之前,就做个闭门不出的大家闺秀吧,收收你那颗玩野了的心!”

    说完颜萍儿就走了,指了一个叫小雯的丫鬟在旁边盯着颜薰儿。

    颜薰儿始终沉默着,取水研墨后片刻不敢耽误就拿笔抄了起来,身子跪的直挺挺的,桌子便显矮,手只能悬空写,那姿势更考验手腕的力道,加上膝盖下面没软东西垫着,硬棒棒的席面隔着膝盖,写起字膝盖带着下半身抖,胳膊带着上半身抖,手也就跟着抖,写出来的字惨不忍睹,只勉强能辨认出来,一张纸没写完,颜薰儿下半身已经失去了直觉,左手撑着桌面才勉强没有倒下。

    颜薰儿全神贯注和不争气的手和腿抗争的时候,夜色侵袭,屋内的蜡烛从一支点到六支,门窗一扇扇关上,夜凉,寒气侵袭,小雯转身取件薄毯子的空档忽然听见扑通一声响,赶忙转身,见颜薰儿歪着身子趴坐在地上,便把毯子重新收回去。

    “四小姐可以回了,明日再来吧。”小雯已经来到颜薰儿对面,将她抄写好放在一边的两张纸收起来,又看了一眼正在写的那张,在颜薰儿体力不支摔倒的时候,笔掉在桌上,墨染脏了大半面纸,小雯收了笔,将那张纸折起来,略带惋惜,“只能作废了。”

    颜薰儿心疼那张纸已经快写完了,但她此时已经说不上话了,只想站起来舒展一下全身,她用左手撑着桌面缓缓起身,小雯来扶她,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双脚着地刚迈开一步编酸软的直直跪下 ,脚面像是被千万根针密密麻麻的扎着,又痛又麻,她抬手示意小雯停一下,“让我缓一下。”

    宋乔和五月被拦在门外,颜薰儿由小雯扶着出了颜萍儿的院子,五月一下子看见小姐脆弱不堪被人搀着,冲过来就要打小雯,被颜薰儿拉住了。

    “小姐,这是怎么了?我去请林大夫。”宋乔本就着急,这会眼泪都要下来了。

    “不用,只是跪的腿麻了,”颜薰儿说着,还不忘回头转向小文,“小雯姑娘,多谢照顾,我就不打扰姐姐了,劳烦转告姐姐,薰儿明日再来领罚。”

    万事开头难,第二天午后,五月给颜薰儿绑上宋乔熬了一夜做出来的护膝,颜薰儿抻着腿坐在躺椅上,手上端着宋乔特地熬的补汤,“真的不疼吗?不会被发现吧?”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