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纨绔弃妃要休夫

第49章 不寻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小姐,你提裙摆的时候动作不要太大,千万不要露出来。”

    “而且跪了一会之后要假装很痛苦的样子,就想着昨晚跪的感觉就好了。为了不让它往下滑,我要稍微系紧一点,等你跪下来的时候可能上下会扯着。”

    “没关系,有垫着总比没有好,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五月和宋乔说什么也要跟着颜薰儿,宋乔还拿了件薄披风,让她凉的时候披上,颜薰儿拖家带口的像是大家小姐去学堂,总之不像是去领罚的。

    小雯等到颜薰儿,直接领着她去书阁,颜薰儿到了桌边,笔墨已经准备好了,她看见自己昨晚抄好的两张放在大姐桌上,那字写的不忍入目,顿时开始心虚了。

    “姐姐看过了吗?”

    “大小姐待会儿过来要看。”

    “姐姐会不会让我重新写?”颜薰儿已经开始慌了。

    小雯微微笑了笑,表示安慰,没再说话了。

    颜薰儿跪下,全神贯注抄写起来,颜府有一套家规,打板子,关柴房,不让吃饭的惩罚都有,虽然眼下这道惩罚不算轻松,但总算不要受皮肉苦,姐姐也没有追究五月顶撞她的事,总算是留了情面,颜薰儿便告诉自己要好好受罚,把这个难关稳稳当当跨过去……

    “大小姐。”

    颜薰儿听见小雯的声音,搁下笔,“姐姐好。”

    颜萍儿径直走到桌边,拿起颜薰儿抄的那两张,一眼便皱了眉,目光在纸面和颜薰儿身上来回换了两圈,满脸嫌弃,“太丑了,重写。”

    “这样写字手不稳,我可以趴着写吗姐姐?”

    “趴着写还叫跪?”颜萍儿神色凌厉,直接将颜薰儿写好的两张纸撕碎扔了个天女散花。

    “那换张高一点的桌子可以吗姐姐?”

    “给你换灶台要不要?”

    “不要了,不换了。”颜薰儿赶紧低下头继续写。

    颜萍儿要做账,两人相安无事,直到天边渐渐染上暮色,颜萍儿揉着酸疼的脖颈将乱糟糟的账本一本本收拾好,拿起两本交给侍女, “拿去给颜管家,我圈了两笔有出入的账目,让他去核对一下。”

    “是。”

    颜萍儿走到颜薰儿旁边看她,颜薰儿每个字都写的极慢,力保每一个笔画都不含糊,“姐姐,写成这样还行吗?”她的右臂已经酸疼的没有知觉了,趁着颜萍儿过来偷个懒把手臂放下。

    “今日就到这里,你回去吧。”

    “好!”颜薰儿像是生怕姐姐反悔一样,把笔往砚台上一搁,扶着桌子站起来,“嘶——”

    虽然腿上垫了东西,没有昨天硌的难受,但腿还是完全麻了,她扶着身后的书架一点点起来,抱着宋乔给她带来的披风,“姐姐再见,颜薰儿先走了。”

    说的利索,走起路却不利索,最后还是小雯将四小姐搀出去交到五月和宋乔手上,而无论宋乔和五月围着她抛来多少关切的问题,四小姐都要回个头,笑着和她说声“多谢小雯姑娘,明日再见”,一来二去,每日颜薰儿来前,小雯必定要替她准备好笔墨纸,颜薰儿走的晚了,小雯会早早点上蜡烛,不时给她端杯热茶,来一阵凉风便及时关门关窗,照顾周到。

    颜薰儿连着来回七日,渐渐适应,上午得闲便看看曲谱,也开始试着上手琵琶,摸索着拨弄了一会吃过饭去姐姐那儿,过了小花园刚好看见阿爹从书房出来。

    “阿爹!”

    颜虚白走的匆忙,听见颜薰儿的声音停下寻她,颜薰儿个头娇小,刚好被一棵树挡住了,她绕过去跑到阿爹面前,“阿爹我在这儿。”

    颜虚白见到颜薰儿便笑着,“薰儿,大中午的这是去哪?”

    “我去找大姐,阿爹最近好忙啊,每日我走这儿想找阿爹说说话您都不在。”

    “近日确实忙些,薰儿想跟爹说什么?”颜虚白摸了摸颜薰儿的头,揽着她的肩一齐往前走。

    “也没什么特别想说的。”颜薰儿扭捏起来。

    颜虚白笑了两声,“享受便说,还跟爹打哑迷?”

    “嘿嘿,阿爹,我听说近日外族人越发猖獗,前段时间当街策划杀害陛下的,和司琴坊的人是一伙的吗?我知道,陛下的安危轮不到我担心,我只是,想问问,况且颜薰儿也心系……国之安危,阿爹是朝中重臣,家国安危也是阿爹的分内事,我也是关系阿爹。”颜薰儿自圆其说,越扯越乱。

    “薰儿,近日确实有些嫌命长的挑衅陛下,不过与陛下作对便是与整个龙元作对,龙元泱泱大国,无名之辈是掀不起风浪的,你和陛下一起露过面,那些当街刺杀陛下的人说不定也盯上你了,我上回告诉你大姐,让她管着你别让你出门,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大姐要是对你严苛,你也别怪她。”

    颜薰儿了然,难怪大姐一直把她当空气,或是和其他两位姐姐一齐捉弄欺负她,这次不进管起她,还将她罚在身边盯着。

    “阿爹放心,颜薰儿心中长姐为大,绝无怨言。”

    阿爹走后颜薰儿一人去大姐那儿,午后人闷,才走一小段路背后就氲了一层薄汗,贴身的里衣粘在身上,捂的皮肤透不过气,人便浑身没劲。颜薰儿偷懒放慢脚步,留意到长廊两边扶栏外的花儿已茂盛开放,依稀记得上一次留心看花还是初春时齐王第二次登门,与他互绘丹青结伴出府那日,那时它们还是才冒头的小花苞……如今由春入夏,花期不误,人却总在原处徘徊。而她那一大本书不紧不慢的抄完,不知要误了几个季节。

    到了书阁,颜薰儿跪的出奇笔直,执笔的手一刻不停的抄写,出奇专注,直到一阵疾风从外面刮进来,屋里几张桌上未压好的宣纸都被吹了起来,飞的满屋都是,夏日阴晴不定的雷雨随后而来,天色骤暗,颜萍儿的贴身侍女取了伞随小姐回主屋了,余下的一干侍女满屋子拾散落的宣纸。

    小雯端着烛台放到颜薰儿的桌上,奇怪,先前大小姐不在四小姐必定要偷闲,外面有一点动静就要走神,这一下午四小姐却像是裱在这儿一样,一时没停一刻未走神,太不寻常。

    “四小姐,下雨了地面寒气大,明日再来吧。”

    抄书只是动动手的事,不必专注,颜薰儿思绪飘的太远,一回神就见点灯了,“啊?这么晚了吗?”她捻着超好压在一旁的纸数了数,有些丧气,“几时了?”

    “回四小姐,申时一刻。”

    “还早还早,姐姐走了吗?”

    “大小姐不喜雨天,先回了,四小姐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不能再偷懒了,还有这么多,”颜薰儿苦着脸比划了一下书的厚度,“我还想早些恢复自由呢。”说完继续抄写了起来。

    当晚颜薰儿留到将近亥时,小雯再三劝不走就在边上打起盹。夏雨来的快走的也快,夜晚还是闷热的,室内安静,小雯睡得沉,一觉醒来室内空荡荡的,只身上多了件四小姐的外衣。

    颜薰儿从这天开始强迫自己早起,但坏习惯难改,好习惯更难养,于是吃午饭时三人会议,商议之后决定去弄一只公鸡。

    “好,就这么决定了,我先走啦。”颜薰儿又往嘴里塞了两块肉,放下碗离开了安平阁。

    当晚回来,井边果然多了只鸡,在地上啄来啄去,颜薰儿惊喜,开心的蹲在小鸡的活动范围边界观察,“五月宋乔!这鸡好肥啊,从集市买的吗?”

    “不是起大早集市哪买到这么好的鸡,五月去找周山,让他帮忙介绍了个农户,现抓的。”

    “那真是麻烦了,这个喂给它吃吗?我来我来。”

    宋乔把装着食的簸萁给颜薰儿,笑道,“小姐你膝盖不酸吗?前些天还扶着墙回来呢。”

    “一点疼一点酸,就一点点,不影响行走,”颜薰儿骄傲的拍拍膝盖,小鸡忽然朝前一扑棱,踩在簸箕上,尖嘴扎进食里飞溅出来,颜薰儿吓了一大蹦,“啊——它啄我,宋乔它啄我!”

    场面混乱,最终以五月拿着大扫帚狠狠“教训”了小鸡一顿告终。

    “不打你都不知道谁是这儿的主!有没有家法了!”

    颜薰儿终于被五月逗笑了,相安无事吃了晚饭歇下,一觉便是近辰时,颜薰儿听见宋乔的喊声醒转,看了眼窗外天光大亮,含含糊糊问,“公鸡也睡懒觉了吗?”

    公鸡报晓失败,顺理成章成了盘中餐。安平阁最勤勉可靠的当属宋乔,早起喊小姐起床的任务就落到了宋乔身上,颜薰儿想早些把书抄完,不再像往常一样懒起,一喊就醒,吃过便去大姐那里,但接下来又是七八日,她一天天起的比昨日更早,却未有一天等过门。每日去的路上见府上的仆人各自忙碌,大姐的寝屋门也已开了,才渐渐了解府里上下大家的作息,说起来姐姐们总是把她推的远远的,反过来想不也是她自己落下太远了。

    自九幽山一夜,刑狱司忙的热火朝天。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