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纨绔弃妃要休夫

第259章 避言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前些日子里,叶荣香去找颜薰儿,用着自己余下的寿命向颜薰儿换了一枚蛊,一枚续命蛊。

    可是,叶荣香并不曾同裴川圆房,那么这本是为裴川求得的续命蛊,续命蛊的命数,便暂时并不属于着裴川。

    不属于裴川的命数,便在此处四处游荡,最后停留在这棵桃树上,裴川曾经为叶荣香栽下的桃树。

    这万物皆是有灵性的。而万物又是紧密相连。

    其中又数玉石最有灵性。越是上等的玉,越有灵性。

    裴川这玉,自打生出来,便待在身边,带久了的物件,自是沾染了主人的气息。

    听到黑衣人说行动失败,裴川盛怒。盛怒之下,诱发了身上的这块玉,于是吸收了桃枝上本不属于裴川的命数,这才忽然昏倒过去。

    这桃树,也是这院子里,极有灵性的物件。

    大概是因着叶荣香日夜精心呵护着的缘故,这命数飘荡在叶荣香的附近,而叶荣香又常来此处,于是便附在了这桃树之上。

    那日,颜薰儿来到这里,及府的后花园里,一片萧条,只有这一颗桃树盛开,也是因为,这棵桃树吸收了裴川命数的缘故,提早盛开。

    而它,似是感受到了那日,叶荣香生命垂危之际,竟是开放的更加厉害,那一日,桃花物语。

    一日的花,耗尽了一个花季。

    想这棵桃树,才会在如今,正常花季,花才开放的时候,竟然衰败。

    正是颜薰儿所说,提早开花,不过提早落花罢了。

    赵小檀惊慌过后,立马换来了不远处的侍卫。

    因着只有她和裴川在,这里又是及府的后花园,不会有外人进来,所以便遣退了身边服侍的丫鬟。

    不过,侍卫倒是离得并不是很远,只需赵小檀一大声呼喊,便立马听得到,赶来此处。

    几个侍卫把裴川抬到了及府前院,另几个护卫把黑衣人也抬走处置了。

    待到侍卫已经把裴川抬到前院的时候,赵小檀也正带着丫鬟,徒步往前院赶去。

    等赵小檀终于风风火火的赶到前院的时候,却发现此时,裴川已经无事了,正站在前厅之内。

    她刚也是唤了人去找个大夫来,可是如今裴川却是无事了。

    赵小檀一时更加糊涂了,她想到那日,颜薰儿遇到她时,同她所说的话,要她好好珍惜与裴川剩下的相处时间,她知道颜薰儿一向,说一不二,可是眼前的情形却是让她摸不着头脑。

    一个身受重伤的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及府的后花园,突然出现在她和裴川的面前,对着裴川说了一句行动失败后,就自己倒下了。而一旁的裴川也突然倒下,当时看着面前突然倒下的两个人,赵小檀很是困厄,又思及颜薰儿同她说过的话,更是后怕,赶紧唤了人去找大夫……

    此刻,裴川站在前厅,背朝门外,却是在思考,他本想着安排一个人证,安排叶荣香的婢女翠儿,这翠儿本就是叶府的人,是叶荣香嫁过来及府时,带过来的,他想尽了办法,对着翠儿威逼利诱,没想到这个翠儿竟是油盐不进。

    无奈之下,裴川只好拿出了一个蛊——避言蛊。裴川并不懂蛊,这个蛊是父辈流传下来的,还是当年父辈外出做生意时,在一个外疆人处用重金买来的。流传到了裴川手里,并叮嘱裴川,不到万不得已,性命攸关之时,不得用这个避言蛊。

    对翠儿下了避言蛊,于是满意的把翠儿送回了叶府,并在叶阙面前哭诉了一番,这翠儿,毕竟是叶荣香的贴身丫鬟,还曾是他们叶府的出去的人,这下,即使叶阙不太相信自己,也不至于不相信翠儿,毕竟翠儿一家的身家性命,可是还在叶府主人叶夫人的手中握着。

    裴川并不知道颜薰儿长什么样,也不知道自己曾也是见过颜薰儿,不识得颜薰儿,虽然把叶荣香的死,推到了颜薰儿身上,但是在听说了颜薰儿被叶阙还有叶荣和带到了叶府的时候,裴川便找人盯紧了叶府的一举一动,以防被叶阙发现什么。

    为了防止东窗事发,裴川决定尽早行事,先是翠儿一死,又与叶府的眉姨娘搭上线,虽然裴川找人盯着叶府,但是也不好打探出颜薰儿的住处以及附近环境。

    而眉姨娘不同,眉姨娘是叶府的女眷,可以随意走动。且这眉姨娘在叶府生活了几十年,对这叶府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本想着,翠儿这个人证一死,颜薰儿再一死,也就死无对证了,就算叶阙心生疑惑,也会因为没有证据而无可奈何他,只是如今,行刺失败了,他有些头痛,这叶阙该如何应付?

    况且,这叶荣香偏偏还有一个难缠的病秧子弟弟叶荣和。

    裴川一时心烦,正想着该是出门一趟,去找那人寻求帮助,请求庇佑。

    一转身,却是看到了刚赶来前厅的赵小檀,一副慌忙赶来的样子,自己并未告诉赵小檀安排刺杀颜薰儿一事,想着并不想让赵小檀担心,且是妇人之见,并帮不了他什么。

    于是出声安慰,“我无事的,只是大概急火攻心的吧。”

    说到自己为何会昏倒,裴川也是并不知道缘由,偏偏醒来之后,他自己活动了一下,觉得全身上下,也并无不妥之处,倒也是不太在意,认为自己就是因为盛怒,才会急火攻心,以至于昏倒。

    赵小檀看到裴川已经转身面向了她,却是一副要出门的样子,听到了裴川的话,这才定了定神,“已经使人去找了大夫,还是让大夫来看看在说罢,你最近可能是太累了。”

    裴川急着出门去寻人,并不想等着大夫,上前对着赵小檀说道,“无事,不必找大夫看了,我还有些急事要办,需要出门,你在家里,好生等我就是了。”

    赵小檀看着这个男人,也不曾出声询问他究竟何事,他也不曾向赵小檀解释黑衣人之事,只是微笑着,对着裴川说,“好,你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有时候,大概爱着一个人,就是这样,拼了一切的想要和他在一起,你可以不顾着他瞒了你什么天大的事情,但是,只要这个人还安好,站在她的面前,和她说着话,告诉她等着他回来。

    如此,便好。

    只是很多人不懂,偏偏要争执个所以然来。

    赵小檀懂得这个道理,于是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因为她大可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不必做。

    沉香楼的三殿中,虽然已经白日里,可是三殿中依旧烛火通红,映着颜薰儿睡去的脸。

    在颜薰儿回来之时,并不曾见到夙止。

    许是太累了,颜薰儿并未想着去寻找夙止,这几日的事情太多,压得颜薰儿的心里,沉沉的,往日,就连每日学习蛊术,颜薰儿也不曾如此累过。

    走了也罢,颜薰儿本就说过,夙止在此,想干嘛干嘛,全依照自己的心,她不会强求夙止,买了夙止回来,本来也就不是为了让他当奴为婢的。

    只是颜薰儿在走之前,叮嘱让夙止在沉香楼里等着她,等着颜薰儿回来。

    颜薰儿也是不想,夙止要走,也应该当面告别,而不是趁着她离开的几日,悄无声息的竟然离开了。

    颜薰儿似是感觉到有人在抚摸着她的发,欲抬起眼皮,迷迷糊糊间,手臂上传来一阵清凉……

    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竟然是一袭红色身影,坐在床榻前。

    是夙止。

    夙止并没有走。

    颜薰儿看到了夙止在此,不知道为何,竟然突然放松了,她甚至有些庆幸,夙止没有离开。

    说不出的情愫,在心头荡漾……

    夙止的手,抚上颜薰儿的手臂,传来一阵冰凉……

    颜薰儿此刻,却觉得这冰凉,也是自己贪恋的。

    夙止抚着颜薰儿的手臂,开口道,“为何还受了伤?”

    颜薰儿一张嘴,眼泪却是掉了下来。

    她本不是一个容易哭的女子,很少掉眼泪,就在当日,叶阙告诉她,她的亲生父母,都已经不在人世的时候,她也没有掉眼泪。

    那夜,黑衣人一刀砍向了她的手臂,直直伤了她的手臂,她也是没有掉眼泪。

    只是如今,对着这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颜薰儿却觉得格外的,竟然是想要在他的怀抱里,痛哭一场。

    “夙止,你知道吗,我姓苏,我叫苏颜薰儿啊。”虽是落着眼泪,颜薰儿却是语气平淡,一如往常。

    夙止看着颜薰儿,伸出另一只手,笨拙的抬手,擦去了颜薰儿脸上的泪水,“于我而言,你就是颜薰儿,颜薰儿就是颜薰儿,无论你姓什么,你还是颜薰儿。”

    手触及颜薰儿的脸,也是冰凉。

    颜薰儿听了夙止的话,浅浅的笑着,“夙止啊,你怎么没有走啊?”

    夙止似是不解的抬头看着颜薰儿,“你临走前,不是要我在此等着你吗?等你回来。”“你若是想走,我自然不会拦着你,我让你等着我,不过也是希望你就算走,也能够告知我一声,不要在我不在的时候,自己竟然离去了。”颜薰儿依然浅笑,看着这张熟悉的脸。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