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第216章 搜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三头形态各异的厉鬼在黑雾里游荡出来,若隐若现的露出了狰狞可怖的鬼面。

    “呜呜呜~~~”

    宛如冬日北风般的鬼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空气中传来腐臭难闻的刺鼻气味。

    苏破满的眼睑处有微亮的光泽闪耀,随后他轻轻一拍背后的龙鳞剑匣。

    吟~

    一道红影破空而出。

    高台之上,贾峰将注意力放在了此处,在看到焚影剑出鞘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惊叹。

    【这御剑术真是强悍,不知道欧阳大人怎么调教出来的,竟能让他的神识强度提升到了此等地步!这一战,应该是稳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仅仅是起手式,便能通过一些细节看出非凡之处。

    “好快的飞剑!”

    “那是烈阳宗的剑修!”

    ……

    擂场之下,不少人发出惊呼,剑修在修仙界之中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存在,追求极致的攻击力,斗法没有绚丽多变的手段,依仗的唯有那一口本命飞剑。

    千里之外,取敌寇首级,说得便是剑修!

    火红色的光芒在黑雾之中穿行,显得极为耀眼。

    黑雾阻挡不了苏破满的视线,焚影剑在他意念控制下,直朝那三头厉鬼斩去。

    嗤!嗤!嗤!

    未等场下的众人缓过神来,黑雾中便传来三声脆响。

    黑雾中,那三头厉鬼的头颅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红色孔洞,一丝丝炽热的蕴含太阳真火的灵力肆虐,转瞬间便轰然爆开。

    “什么?”

    秦鸣面色一滞,感受着与厉鬼的联系突然间消失一空,还未准备下一个动作,脑后突然传来锋锐而又炽热的气息。

    “你输了!”

    苏破满隔着茫茫黑雾,直视着秦鸣的双眼,那令旁人感到棘手的黑雾,仿佛不存在一般。

    秦鸣缓缓回过头,只发现一柄造型华美的火红飞剑正静静的悬浮在自己的脑后,仿佛只要对方意念一动,便能将自己枭首。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秦鸣无比的愤恨与憋屈,空有一身手段还未能施展,自己精心饲养出来的三头厉鬼便被斩成了灰烬,这等损失,令他心头在滴血。

    他淡淡抬头,望了一眼苏破满,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然后沉声道:“我—认—输!”

    这三个字仿佛有千钧的重量,在他开口之后,便意味着此次会武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亏损了大部分战力。

    “此战,烈阳宗,苏破满胜!”

    擂场之下,传来一片哗然之声。

    “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认输了?”

    “比试才刚开始几十息啊!”

    “秦师兄怎么回事,竟然如此轻易的认输了!”

    “莫非是交手太快,已经分出了胜负?这也太快了吧!”

    “剑修不愧是剑修,就是一个字,快!”

    “听你这句话,我怎么感觉受到了冒犯?”

    ……

    黑瘦老者缓缓降临,一挥手,场中的黑雾顿时消散,显露出了秦鸣那垂头丧气的身影。

    “承让!”

    苏破满转身,下了擂场,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发现会武结束的修士都回去养伤或者潜修去了,他也懒得在此浪费时间,直接往山路那边行去。

    回到小院之后,他躺在院中的椅子上,懒洋洋的晒起了太阳。

    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一缕缕能量在超人之体中扩散,不断的强化着每一寸筋肉。

    这个过程,不仅没有异样的感觉,反而像做全身按摩一样,整个人都会沉浸在逐渐变强的快感之中。

    ……

    上罗国,天魂道宗。

    一处古拙的大殿之中,桌面上的青色火焰缓缓燃烧着,任凭门口的风如何吹拂都无法逆改它的方向。

    “嘭!”

    一道人影如同被扔麻袋一样扔到了地上。

    那是一名衣着华贵的紫发老者,不过现在他身上的灵力尽失,脑袋上的古冠歪斜着,头发也极其凌乱,显得十分狼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说了我没有击杀柳传宗,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灵虫上人声音嘶哑的叫喊着,脸上带着几分恐惧之色。

    说起来也是倒霉,自己前往南越国寻找杀害厉天鸿的凶手,返回时却撞见了一名化神期的大修士,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杀了柳传宗,又将尸阴宗的三名精锐弟子灭口,便动手要欲将他擒走,他当时感觉真是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屈。

    当时他还抱有侥幸的心理,想施展瞬移离开,奈何此人手段恐怖,三两下就将他的元婴给封禁了起来。

    “哼,小小的南越国,拥有元婴期修为的只有你和聂玉道,那家伙身为联盟的镇守者,肯定不敢插手我宗之事,除了你,还有谁?”

    光头壮汉的脑门上有一圈漆黑的纹路,如同刺青一样,他信誓旦旦的说着,言罢,朝大殿深处躬身一礼道:“师尊,毁我宗人丹的家伙抓到了,该怎么处置?”

    灵虫上人听到这里,脸色一变,急忙叫喊道:“冤枉啊,两位前辈,在下去南越国也是为了寻一凶手,那人手段极强,将我侄儿厉天鸿杀害,此事只要在南越国一打听就能清楚,而且我见都没见过柳传宗,更没有见过尸阴宗的弟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出手杀害呢?而且在下是修仙联盟的耿大人派系的人,怎么可能干涉贵宗的事情!”

    他刚一听到‘人丹’二字,念头急转之下,立马就弄清楚了对方的来历。

    “……”

    黑暗中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光头壮汉恭敬的侍立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回应。

    良久之后。

    “耿春秋?”

    一道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伴随着话语声,那如豆般的青色火焰在不断波动着。

    灵虫上人连忙点头恭敬道:“是的,前辈,我就是耿春秋大人一脉的人!”

    “可有凭证?”

    青色火焰再次动了动。

    “有的,有的!”灵虫上人连忙一翻手,想取出储物戒指中的东西,但猛然发现自己因为元婴被封禁,一丝灵力都无法动用,他求助似的看向了那名光头壮汉。

    壮汉在他脑门上轻轻一拍,不耐烦的道:“哼,真是麻烦!”

    一道黄色光芒闪过后,灵虫上人发现封禁松动了一些,连忙催动神识将戒指中的信物取出。

    那是一枚非金非木的青色令牌,正面刻画着一头古怪的九头蛟龙,背面镌刻着‘春秋’二字。

    嗖!

    一道吸力从黑暗中传来,令牌瞬间脱手而出。

    “嗯……果然是耿老怪的令牌,看来你说得不错,但为了以防万一,本座还是要对你搜魂才行,你放心,我天魂道宗的搜魂秘法不会太过伤害神魂,事后一两年就能完全恢复,不会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

    黑暗中再度传来了那道苍老的声音。

    “搜魂?”灵虫上人面色煞白,心中暗骂:“这不就相当于扒光了给别人看么?自己的隐秘与一些机缘都会被窥得一清二楚,甚至连自己与阿妹的那一段……”

    “前辈,我可以对天道起誓,我绝对没有击杀柳传宗与那尸阴宗的弟子,搜魂就没必要了吧……”灵虫上人急忙补充道,说着还举起了右手,作势便要发出天道誓言。

    正当他说着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吸力陡然传来,灵虫上人的表情一呆,暗道不妙,老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修仙界里有太多可以避开天道誓言惩罚的秘法了,老夫从不信什么狗屁誓言!”

    青色的光芒之中,灵虫上人看到了一个面容枯瘦的光头老者,他的头上有纵横交错的黑色纹路,显得十分狰狞,幽深的眼睛里没有眼白,全都是诡异的黑色,再之后,他便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催眠了过去。

    光头老者目中散发着蓝紫色光芒,一道道光影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灵虫上人的记忆也随之被解读出来。

    “呵呵呵……果然冤枉他了!”

    光头老者随手一挥,将晕厥过去的灵虫上人扔到了大殿中央,“舍代,击杀柳传宗的另有他人,你再去好好查一下!”

    “是!”光头壮汉抱拳一礼,便要离开。

    “慢着!”

    “师尊还有什么吩咐?”

    “把这条死狗带出去,顺便解除他元婴上的封禁!”

    “是!”

    ……

    光头壮汉提着灵虫上人的衣领,在迈步间已经消失在原地,再次现身之时,他已经来到了数万里之外的一座山头上。

    他随手一抛,将灵虫上人扔在地上,随后他又一掐诀,一道黄色莲花的光影浮现,缓慢降落在了灵虫上人的眉心处。

    “真是麻烦!”

    舍代撇了撇嘴,将那枚刻着‘春秋’二字的令牌扔在了他的身旁,随后一转身,化为一道模糊的光影消失在了原地。

    ……

    翌日清晨。

    南越国,五行宗。

    第二轮六派会武即将开始。

    经过第一天的淘汰,共有一百五十名修士进入了‘百强争夺赛’!

    山路上,一道道人影往顶峰处奔去,也有些优哉游哉漫步而上的看客,他们都是第一天被淘汰的弟子,自然不会紧着时间去顶峰参与会武。

    苏破满出门走了不久,正在路上看到一名头戴黑纱斗笠的窈窕身影,他目光一亮,喊道:“凌师姐?”

    “没想到这样你都能认得出来!”

    凌星雪那柔美的声音传来。

    “哈哈,凌师姐天生丽质,自然好辨认嘛!”苏破满不假思索的道。

    凌星雪斗笠下的俏脸一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家伙,真是油嘴滑舌!”

    “啊?师姐你尝过?”苏破满脸上露出无辜而又茫然的模样。

    凌星雪疑惑问道:“什么尝过?”

    “呃……没什么,我就随口一说,师姐你不用放在心上!”苏破满赶忙解释道。

    却在此时,在他的超级视力之下,见到凌星雪的俏脸忽然间变得粉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娇躯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极力压制着即将暴走的洪荒之力。

    “凌师姐,你怎么了?”苏破满继续装傻问道。

    这顶斗笠能够隔绝神识探查,凌星雪下意识的觉得任何人都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苏破满拥有类似于‘天眼术’一样的神通,将她的表情变化都看在了眼里,虽然刚才小小的调戏了一下,但眼下这种情况,还是装傻充愣比较好。

    凌星雪的胸口起伏了两三次,随后表情归于平淡,轻声道:“走吧!”

    “好!”

    两人踏上石阶,一同往上攀去。

    到了顶峰上,两人分开,苏破满来到了第二擂场处,他默默站在角落里,等待会武的开始。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身影走到了他的面前。

    苏破满抬头一看,皱眉道:“有事?”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高飞鸿说着话,摇了摇手中的玉牌。

    “昨天会武结束后,我五行宗的执事弟子便罗列出了第二轮的对战次序,以及各自的对手!”

    “那又怎样?”苏破满懒洋洋的反问道。

    高飞鸿冷笑一声,道:“你今天的对手是我!”

    “哦!”

    苏破满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意动之色,仿佛会武的输赢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一般。

    “我劝你待会儿上去赶紧认输,免得被我的法术重伤,丢人现眼!”高飞鸿探过身子,附在苏破满的耳边低声说道。

    苏破满抬眼看了看高飞鸿的额头,然后又瞥了他一眼,“呵呵……”

    “你笑什么?”

    高飞鸿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似乎一拳打在棉花上,又被嘲讽没力气一样。

    “我笑你!”苏破满嘴角慢慢勾起,脸上露出了委婉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高飞鸿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下来,含怒道:“你笑我什么?”

    “我笑你……傻叉!”苏破满神态依旧是带着优雅的微笑,仿佛在亲切的问候对方一样。

    “你!”

    高飞鸿满脸铁青,森然冷笑道:“牙尖嘴利,等上了场,我看你能笑到几时!”

    “那就拭目以待吧!”苏破满神色未变,看向高飞鸿的目光如同在看一个智障儿童一样。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低情商的人物……莫非他是石乐志?星雪妹子的魅力真是大,前有张苍,后有这高飞鸿,红颜祸水啊,还好我比较强悍,能够将祸水干掉!】

    擂场之上,黑瘦老者脚踏法器缓缓降临,很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斗法。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