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师尊今天也很虚伪

第一百一十四章:炼化隐镜碎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聂邢舟看到柳谕汀受伤,走近柳谕汀身边,但是神情却极为冷漠:“受伤了?”

    柳谕汀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缓缓站起身来。

    之后聂邢舟有了分寸,便下手轻了许多。

    因为双方实力不对等,因而双方只打了三刻钟便停了下来。

    说是要教她修行,聂邢舟没有敷衍她,很仔细地给她指出她的各种不足。

    还有术法的运用上,聂邢舟的法子不能说比封无邪更好,但是很多时候,两人的思路有所不同,柳谕汀听了感觉大受裨益。

    “如何?”聂邢舟盯着柳谕汀。

    柳谕汀点头:“多谢。”

    “不必,只要你乖乖留在这里,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聂邢舟笑道,“要不要我帮你将真正的聂怜之女找出来以绝后患?”

    聂邢舟说这话之时,眼中一只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不必。”柳柳谕汀道。

    如今聂邢舟刚刚被夺了权,聂沉渊和影星宫宫主定然会让人盯着聂邢舟。

    聂邢舟的动作也许不是被他们发现,但是如今她还是要尽量避免柳夙和影星宫之人接触。

    聂邢舟闻言,不再讨论此事。

    柳谕汀回了白月居,用了雨师黛给的灵药后,两三天的时间伤势便好的差不多了。

    之后一连五天,聂邢舟都没有再来找她。

    柳谕汀修炼之余,便在影星宫中四处走动,熟悉影星宫中的环境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她走到影星宫接近大裂谷的边沿地段,经过一个朴实的大殿之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其中还有凄厉的惨叫声穿出。

    她知道影星宫之人的修行方式极为残忍,这样的术修在中州大陆也有,以其他人的气血修炼之人在中州大陆被称为邪修。

    中州大陆正统术修强势,而且一旦发现有邪修的踪迹绝不姑息,因而中州大陆的邪修一直东躲西藏,没能发展起来。

    但云州大陆影星宫已经存在了很久,似乎在云州大陆的历史有记载的时候,影星宫便存在,根深蒂固。

    当年加上封家,四大家族最鼎盛之时,本想要除掉影星宫,却最终被影星宫瓦解。

    所以云州大陆之上,定然会有许多人被影星宫迫害。

    柳谕汀听着那些惨叫,鬼使神差地便朝那边走了过去。

    大殿无人看守,却笼罩着层血红色的结界。

    柳谕汀方一靠近,便被那结界震来。

    柳谕汀深吸了口气,转身要离开,但是她刚刚离开那大殿三十来丈远,便看到聂邢舟朝她走过来。

    聂邢舟盯着柳谕汀,眼睛微眯:“小丫头,你刚才去了那里?”

    “那里面有什么?”聂邢舟既然已经知道了,柳谕汀便也不避讳。

    聂邢舟勾起唇角邪气一笑:“就是你师尊要找的东西,我在尝试能否将其炼化。”

    柳谕汀皱眉,炼化隐镜碎片?以人的气血。隐镜碎片被炼化之后,还能用吗?

    聂邢舟盯着柳谕汀,似不经意询问:“你跟着封无邪这么久,他可有告诉你这东西的作用是什么?”

    “你不知道作用是什么?为何要找?”柳谕汀问。

    “封无邪要的东西,我便要。”聂邢舟说着,认真地看着柳谕汀,“小丫头,你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同你去走走。”

    “没了。”柳谕汀对聂邢舟完全无感。

    聂邢舟笑了笑,也不介意柳谕汀的冷漠:“你要找的东西已经有了眉目,但不是玉龙骨,而是名为清元草的灵药。”

    清元草,清元草的药性其实相对玉龙骨要温和,但对元神的温养效用,却不下于玉龙骨。

    之前要找玉龙骨是因为找不到其他,如今有了清元草,极好。

    “清元草在何处?”柳谕汀问。

    聂邢舟没说话,反问:“小丫头你会不会取得了清元草,便要回封无邪身边?”

    柳谕汀没说话,他不想说抛弃师尊的话,哪怕是用来敷衍聂邢舟,也不想。

    聂邢舟没有逼问,只要柳谕汀人留在这里,柳谕汀是不是真心他并不在意。

    “小丫头,不如我们一起去采灵药?”聂邢舟含笑。

    柳谕汀探究地看着聂邢舟。

    聂邢舟邪笑:“你若是不想就算了,封无邪可是我的仇人,你当我想为自己的仇人找灵药?”

    “好。”柳谕汀点头答应。

    柳谕汀没有回白月居,直接跟这聂邢舟到了他住的地方。

    聂邢舟的住处摆设和装饰很少,大殿之中有一股凝而不散的血腥味,让柳谕汀感觉颇为不适。

    但是聂邢舟对此却习以为常,跟在他身后,柳谕汀甚至能明显感觉到聂邢舟神情明显比在外面的时候松懈了许多。

    聂邢舟对自己的心腹说了句什么,然后不多久,便有二十五人来此。

    大殿之外,放着两乘以深蓝色帷帐遮掩华丽撵车。

    柳谕汀看到这撵车,眨了眨眼睛。

    如此高调,只能说,某一方面聂邢舟和她师尊还有些像。

    柳谕汀也不矫情,大方落座。

    一行人还没有出影星宫,聂沉渊便得到消息追了上来。

    看着眼前这般大阵仗,聂沉渊有些茫然,他竟然不知道柳谕汀和聂邢舟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问明白两人离开影星宫的目的,聂沉渊还是有些不放心:“小丫头,你当真认为他可信?”

    柳谕汀没开口出声,却深情认真地点了头。

    聂沉渊皱着眉头,眼睛盯着聂邢舟,目光冰冷:“聂邢舟,你最好看好她,若是她少了一根寒毛,我定然叫你好看!”

    聂邢舟目光淡淡,没有因为聂沉渊的话生出丝毫情绪,只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手下的人继续往前。

    “不行,我还是不能让小丫头和你一同出门。”聂沉渊瞧着,突然改变了注意,运起身法朝着柳谕汀而去,妄图将柳谕汀从撵车上劫下来。

    聂邢舟眼含煞气,一柄血色长刀便横在聂沉渊身前。

    聂沉渊看到那长刀,额头浮现血色印记。

    随着那控制他的印记出现,聂邢舟脸上突然浮现了浓烈的杀气,他强忍着体内的剧痛,紧紧抓住长刀,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长刀依旧朝着聂沉渊砍过去,但是长刀刚要触及聂沉渊的时候,他体内所有力量都消失殆尽。

    因而聂沉渊极轻松便把聂邢舟的长刀震飞出去。

    看着三丈之外斜斜地插在地上的长刀,聂邢舟脸上怒意消减。

    “聂沉渊,和我一起出去,是小丫头的决定。”聂邢舟神情淡淡。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