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带着千亿物资逃荒后,我种田养崽养糙汉

第一百五十七章 假服毒真生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听到大夫来了,梁老太师忙唤道:“快,快进来。”

    众人连忙让开路,灼萝径直走进来,向梁老太师抱了个拳。

    梁老太师此时顾不得什么礼数,“别整这套虚的了,你快救救我孙女。”

    灼萝道:“请让一让。”

    梁老太师脸色微窘,还以为是要行礼,原来是让他让开。

    他肃了下嗓子,退到一边去,装作若无其事。

    灼萝坐下后给梁雨浓摸了下脉,又扒开她眼皮瞅了瞅。

    梁老太师抻着脖子瞧着,邪邪乎乎道:“你轻点。”

    灼萝收回手,叹了口气,梁仲生见状,身子往前倾着问道:“怎么样?救不活了吗?”

    梁老太师立刻和炸了毛似的,“你才救不活呢!”

    梁仲生讪讪,嘀咕道:“我这不是问大夫嘛,要是真不行了,咱们就得提前准备后事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梁老太师照脸扇了一巴掌,骂道:“烂了舌头的混账东西,谁让你在这多嘴多舌,你是盼着我雨浓死是不是?”

    郝氏忙将丈夫拉到后面,替他求着饶,“老爷莫和他一般见识,他是榆木疙瘩,昏了头了,才说出这样的话。如今大夫来了,雨浓一定会没事的。”

    梁老太师这才消了几分气,又看着梁仲生生气,挥着手让他滚出去。

    这边灼萝让小葵给她看一下梁雨浓服的毒,是一个手指大点的小瓷瓶,绿底描着红花,平底还贴心的用小子写着鹤顶红。

    灼萝打开闻了一口,甜丝丝的味道。

    “行了,别装了,快起来吧。”灼萝咬着牙小声道。

    这群家里人也真是不淡定,也没人看看她这毒药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梁雨浓却依旧纹丝不动,大有一副要装到底的架势。

    灼萝嘴角掠过一次笑意,睹见床头柜子的绣筐里有个锥子,拿起来对着梁雨浓虎口位置就狠狠扎下去。

    梁老太师看的一惊,刚要骂人,就听梁雨浓尖叫一声,从床上直挺挺的坐起来,“你,你还真扎我啊!你明明知道我是装的,你还下狠手,你还是不是我姐妹?”

    灼萝笑一笑,“疼吗?”

    梁雨浓看了看手,连个皮都没破。

    梁老太师大喜过望,“宝贝孙女,你终于醒了,你吓死爷爷了。”突然,表情一凝,寻思过味来了,面庞瞬间勃然“你说什么?装的?”

    梁雨浓缩着脖子躲在灼萝身后,“谁叫你不让我出门,我就吓吓你。”

    “你这孩子也太过分了,这种事怎么能装?你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担心!”梁老夫人怒气骂道。

    “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什么不好玩,玩服毒,要是把你爷爷奶奶吓出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办?难为你二叔,因为你挨了巴掌!”郝氏更是气愤不已,要不是有二老在这,她都能上去扒了梁雨浓的皮。

    “小妹,你这次可是玩大了,害的大家都跟着你着急,爷爷,这次你可不能姑息小妹,定要好好惩罚她。”郝氏的女儿梁雨燕在旁边架秧子起哄。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训斥,梁雨浓才知道这次自己过分了,她可怜巴巴的看向梁老太师,娇滴滴唤了一声,“爷爷,我知道错了。”

    梁雨燕冷哼一声,“知道错了就行了?那我爹的巴掌不是白挨了,爷爷,她把咱们一家子弄得鸡飞狗跳,您可不能饶了她。”

    梁老太师狠狠的瞪着梁雨浓半晌,直把她瞪得羞愧不敢抬头,看她怯生生的可怜,梁老太师又觉心疼,终是吁出一口气,“算了,这次就当你胡闹,要是有下次,我就把你屁股打成两瓣。”

    梁雨燕眼珠崩的瞪出来了,“爷爷,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饶了她?”

    “哎呀,小孩子嘛,哪个不会捣乱?”梁老太师不耐烦的回她一句,然后笑呵呵的坐在梁雨浓身边,“爷爷的宝贝孙女,你没事就好。装的还挺像,把爷爷都忽悠了,你嘴上的血是怎么弄的?”

    梁雨浓笑嘻嘻的抹了下嘴角,“我见厨房里有人杀鸡,偷着拿了点。”

    梁老太师笑着点她的鼻子,“你这个机灵鬼儿。”

    梁雨燕看着梁雨浓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爷爷都不罚她,气的鼻子冒烟,“爷爷……”

    郝氏一把将她拽住,冲她摇了摇头。

    梁雨浓笑着倚在梁老太师肩上,嘴上和抹了蜜似的,“那也是随了爷爷你。”

    “随我?哈哈哈哈……”梁老太师笑得合不拢嘴。

    突然,他眉头一皱,捂住心脏,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不过几秒钟,就倒了下去。

    梁雨浓登时慌了,扶着他喊道:“爷爷,爷爷。”

    家人也都围了什么,灼萝见状,赶紧上前查看,是犯了心脏病。

    人就像机器,岁数大了,身体里的零件就开始罢工,再加上这一急一气,一悲一喜,很容易就犯病。

    灼萝问了梁老夫人,说这还是第一次这样,梁老太师一直都身体康健,一年到头都不生一场病。

    看来是急性的。

    梁雨燕指着梁雨浓骂道:“梁雨浓,都是你害的!”

    “我,我,”梁雨浓两眼沁水,抽噎不止,“爷爷,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灼萝见众人都围上来,胳膊一撑,隔开众人,“你们都出去,病人需要呼吸,你们挡在这,他还怎么呼吸?”

    梁老夫人一听,忙领着人出去。

    只有梁雨燕留在屋里不走,她把火气撒在灼萝身上,“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指挥我们!”

    灼萝冷眼看她,“我是大夫,你还想救人不?要是想,就赶紧给我出去!”

    说完,灼萝不再理她,这种心疾随时就会要人命,片刻不能耽误。

    她心中默念,再打开药箱,里面多了一针多巴胺和一瓶葡萄糖,她快速抽出一点葡萄糖,大约是多巴胺的百分之五的分量,混合在一起,然后挽起老爷子的袖子,找到静脉,注入了进去。

    “嗬,这是我家,凭什么我出去,你当自己是谁,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嚣张的大夫!小葵,”梁雨燕依旧没完没了,喊来小葵,上去就是一个巴掌,“让你找个大夫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从哪找的不三不四的大夫,给我撵出去!”

    “我看谁敢撵!”梁雨浓从床上蹦下来,风风火火走到郝氏面前,“这是我的房间,你给我出去!”

    “你!”梁雨燕火冒三丈,哼一声,不甘心的出了房间。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