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从前有一把神剑

第52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嫣然在讲述的过程中始终小脸通红,带着愧意将事情始末缓缓道来。

    李寻连听后险些没郁闷死,心说老姐和肃却真是吃饱了撑的,这不没事给自己找事呢么。

    回想起自己一时冲动怒闯成王府,若不是大掌柜在暗中跟随护佑,今天他哪还有命站在老姐面前一脸惆怅……

    原来,自顾盼兮上次给李寻连写信之后,李寻连忙于各种事情始终没有回复,这妮子也是情窦初开胡思乱想,便镇日闷闷不乐,李嫣然见状大感诧异,毕竟顾盼兮平时都跟个小疯子似的,最喜欢说笑打闹。

    几番询问过后,终于是从顾盼兮口中得知了她闷闷不乐的原因,李嫣然一听这还了得!心头只道是自己这个弟弟太过可恶,但俗话说山高皇帝远,李寻连在神剑峰,李嫣然在李月小筑,相差十万八千里也管不着人家呀,这该如何是好。

    在李嫣然眼里此乃关乎这对“金童玉女”终身幸福的大事,必须着实解决,于是乎,她便想到了同样鬼精灵颇多的肃却。

    而这肃却平时也的确没溜儿的紧,活脱大一号的李寻连,找他出谋划策正好合适。

    是以李嫣然找到肃却询问办法,哪知肃却想也不想便是出了一个馊主意,值得一提的是他当时正在钓鱼,久钓不上正值心情烦躁,而且在他看来小情侣之间闹点矛盾也委实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更何况也没听说公子和顾盼兮啥时候凑合到一块了不是。

    抱着这种想法,估计他当时也就没往心里去,随意找个说辞便把李嫣然敷衍过去。

    但对待此事,李嫣然和肃却的重视程度简直天差地别,她早就相中了顾盼兮,从冶器大比开始便认为把顾妹子说和给小弟乃是天作之合,此番他俩之间出现矛盾,自己这个当姐姐的还不得尽心尽力呀……

    于是,便有了那封书信,信是李嫣然写的,内容是肃却提供的。

    其实这也不怪肃却,毕竟于现在看来他当时的分析完全正确,胡万大嘴巴肯定会把信给李寻连看,李寻连若是心里真有顾盼兮也肯定会回来,只是没想到,其中又发生一些无法调控的细节,导致眼下这种境地。

    狠狠搓了把脸,李寻连无奈之极的看向老姐,同时心里对肃却这个混球暗骂不已。

    “那……现在怎么办呀,要么我去找盼兮,就跟她说这事是我……”李嫣然细声细语,显然心里也不好受。

    “别了,黑锅都背我身上吧。”李寻连轻叹一声,抓起桌上的茶壶灌了几口,旋即推门而出。

    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让老姐去认罪也没什么必要,因为他现在和顾盼兮的矛盾来源已经从那封信演变成方才李寻连那句伤人的话了,这等同于双方对换了角色,现在该有怨气的是顾盼兮,至于李寻连……点头哈腰赔不是吧……

    “平日里呆货都是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仔细想想,还真就没见过她生气,也不知这次能不能原谅我。”李寻连边走边想,心里忐忑的紧。

    “若不原谅我该如何是好啊……”兀自胡思乱想着,却看见肃却正翘着二郎腿跟水榭东侧钓鱼,一脸的惬意闲散。

    捡起一块石头便是扔了过去,鱼群有没有被惊动不知道,反正肃却是吓了一跳。但这也不能让李寻连解恨,心头只道若是顾盼兮不原谅自己,那就把肃却偷看某位女弟子洗澡的事情说给媚舞听,到时候媚舞定然不会轻饶他。

    “幸好媚舞什么话都与我说,她喜欢肃却这事儿,恐怕连肃却自己都不知道,正好作为我的杀手锏,否则还真就没什么招整治他呢。”

    想着想着,李寻连已然来到李月小筑后花园,这里从九州各地移植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不消说春暖花开之际,便是隆冬腊月,也是竞相开放。

    甫一到此,便有扑鼻花香迎面而来,极目四顾中,但见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端的是美不胜收。

    再向花园中心的凉亭看去,一个粉雕玉琢似的人儿正自坐在凉亭中,她环手抱着双膝,把头深深埋在双膝之间,两条编织整齐的乌黑马尾辫儿披在粉白如蝤蛴的脖颈两侧,身子似微微有些颤抖,想必仍在伤心啜泣。

    李寻连见后心里便像是被生生扯了一把那般,下意识的握紧双拳,后悔搬着愧意盈满心田。

    缓步来到凉亭旁侧于顾盼兮身后站定,李寻连想说话却不知如何开口,想伸手去拍她肩膀却又在几次尝试后缩了回来,总之便是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是好了。

    然而顾盼兮也是伤心的紧,竟然丝毫没有发觉李寻连在她背后站了许久,只管轻轻啜泣,时不时还要加上一句可恶可恶。

    “可恶可恶!不要脸不要脸!”

    当顾盼兮兀自重复了七八遍后,李寻连终于是忍不住笑了,这呆货骂来骂去就不能换个花样,言语这么匮乏,怎地还学着人家骂人呢。

    听闻笑声,顾盼兮惶然转头,入眼处李寻连正勾着嘴角站在自己身后,午时的阳光金灿灿的打在他身上,仿佛为其镶上一层金边。

    他的眉眼好生清秀,眸子明亮,其内似乎闪烁着熠熠光芒。再看细些,他的左眼角下方还生着一颗小小的泪痣,而这颗泪痣不知怎地便似让他那张惹人伤心的脸凭生出几分温柔来,正自凝望也似的盯着自己。

    顾盼兮看着看着,本想要说的赌气言语便全都哑了回去。

    至于李寻连,此刻他的眸子里则是倒映出一副绝美的容颜来。说实话,顾盼兮称得上美女,但放眼九州美过她的仍就数不胜数,可不知为何,李寻连便是觉得她最好看,好看到比画中的仙女都要动人几分。

    那是一双乌黑水灵的大眼睛,眼角还兀自挂着几许湿痕,她的脸是标准的鹅蛋脸,原本稍微有些胖嘟嘟的感觉,霎是可爱。但眼下却明显消瘦了许多,想必是这段时间情绪低落所致,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容颜,反倒更增几分清丽。

    无巧不巧的,顾盼兮左眼角处也生了一颗泪痣,是红色的,在这颗泪痣的点缀下,李寻连仿佛也从顾盼兮脸上看到一种灵动、清丽、幽怜结合在一起的别样的温柔。

    不觉间,两人便看的痴了,许久都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直到一只调皮的鸟儿出现,之说以要说它调皮,是因为也不知它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附近盘旋几番后,竟瞄准了李寻连似的,从天下“丢”下一坨事物来。

    李寻连有所感,连忙闪身避开,同时抬首看去,心道这鸟儿可真是个煞风景的熊货!

    不过这样也好,顾盼兮终于破涕为笑,传来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活该,连鸟儿都瞧你不顺眼,你说你该有多讨厌。”顾盼兮轻掩着樱桃小口,嘴里虽如此说着,但情绪却大大转好。

    “活该个屁。”李寻连压根就不是个说软话的人,眼见顾盼兮不再生气,嘴里便又没了好话,恢复到平时那副惫赖的可恶德行。

    “哼,你来找我干嘛?”顾盼兮扭头嘟嘴,装出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谁来找你,本公子赏花不行啊?”李寻连也是把嘴一撇,不但将视线转向别处,还吹起口哨来。

    顾盼兮本以为这货能柔声安慰自己几句,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心中抱怨李寻连不懂怜香惜玉的同时,便生气起来,“你就不想对我说点什么?”

    语气有些气,又有点急,但仔细品味,里面似乎还有些小小的期盼。

    “说啥?”李寻连嘴硬,但心里却明白顾盼兮想要听得是什么,可他从小到大什么话都会说,偏偏不会说这种话。

    说我喜欢你?不不不,这可不行,多不好意思啊……

    可若是不说,顾盼兮怕又要失望生气了吧……几经思想挣扎,李寻连头脑一热,却兜头便是一句:“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本公子?”

    顾盼兮先是一怔,旋即俏脸大红,咬着嘴唇沉默片刻,最终小声嘀咕道:“不要脸,该是我问你才对。”

    脸红说明她被李寻连问到了心里,沉默说明她经过思考,两者结合则说明她的确是喜欢李寻连,但同样不好意思承认。

    这一切被李寻连看在眼里,心中只觉好似吃了蜜饯般甜丝丝的,这种美妙感觉,端的是不可言喻。

    谁也不愿率先承认,这事便又陷入僵局,不过好在两人气儿都消了,至此信笺闹剧便算是揭了过去。

    乌飞兔走月落日升,转眼时间过去三天,在这期间李寻连和顾盼兮早已和好如初,甚至在经历这件事之后,两人间的关系又在无形中更进一步,见到彼此便会觉得莫名的束缚和踏实,一会儿不见就会不由的想知道对方正在干嘛,就算不说话,呆在对方身边时也会不禁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

    当然了,李寻连仍是热衷于损白捉弄顾盼兮,这点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的……

    就在这种其乐融融的生活中,时间又是过去三天,这一天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让李寻连发自内心的高兴,坏消息则是让李寻连发自内心的倍感闹腾……

    这一天的天气极为恶劣,风雨交加闷雷滚滚,从李月小筑向外看去,整个世界仿佛都被笼罩于飘摇之中,湖面被豆大的雨滴无情拍打,好像沸腾了一般。

    不过这种恶劣的天气并没有影响李月小筑中众人的心情,此刻大家正聚集于饭堂喝酒聊天,一千五百多人同吃大锅饭的场面,其热闹可想而知。

    酒宴是早就开始了的,今天护卫们不用训练,酒过三巡,许多人都喝的有些迷愣,一个个呼三喝四详述起自己经历过的趣事,因为天色黑沉,是以饭堂中光线很是昏暗,李寻连、顾盼兮、李嫣然、肃却四人围坐于饭堂东侧的圆桌,脸上挂着笑,安静的听着这群汉子们胡吹乱侃。

    “喂,遥扣芳成了哈。”李寻连一手捻着酒杯,以另一只手臂碰了顾盼兮一下。

    “你还会说好话呢呀,我以为你从来只会损我呢。”顾盼兮甜甜一笑,今天是她的生日,李寻连和李嫣然一致决定为她庆祝一番,于是才会有了这种场面。

    当然了,谁都有过生日的时候,这并不是让李寻连发自内心高兴的事情,让他高兴的,是顾盼兮从开玄中期突破到了后期。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委实是没什么可高兴的地方,因为开玄境的确是有些不值一提,但李寻连就是高兴,看到顾盼兮进步,听到顾盼兮说自己突破的时候,李寻连甚至有种比自己突破还要兴奋的感觉。

    “诋毁,污蔑,本公子何曾损白过你,都是夸你的。”李寻连笑着说道,然而他好话说完刚想露出“本来面貌”的时候,湖面上却突然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急速想着李月小筑而来。

    李寻连的目光始终是落在外面的,所以他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人影,眉头微微拧起,到嘴边的话语便也停了下来。

    不知为何,那道身影的出现便让他感觉到一丝烦闷,仿佛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那般。

    因为来者只有一人,而李月小筑里不但有肃却坐镇,更有一千五百名已到达固玄初期且训练有素的护卫,所以无论来者是何许人也都不用太过担心,毫不夸张的说,除了大掌柜和青霄皇之外,便是任何一个神海强者想要在这种阵容下对李月小筑不利,那都是自寻死路。

    没有惊动其他人,李寻连独自起身来到门外。

    大雨磅礴而落,不见丝毫歇止迹象,狂风呼啸着将湖面卷起浪潮,拍打在水榭旁的石壁上溅起老高,天地间一片迷蒙,而迷蒙之中,那道人影越发临近。

    李寻连以玄气避开雨水,缓缓走向水榭边缘。此时肃却和李嫣然喝的都有些多了,正趴在桌子上小憩,只有顾盼兮跟了出来。

    “怎么了?”似是能感受到李寻连心中的燥闷,顾盼兮柔声问道。

    以手指向远处湖心,李寻连道:“有人来了,不知是敌是友。”

    顾盼兮翘脚遥望,但见湖面泛涛水汽氤氲,并未发现人影。

    这倒不是因为来者刻意隐藏,而是因为顾盼兮无论玄修境界还是体脉都远远落后于李寻连,所以李寻连都只是隐约看到,她自然便无法察觉。

    “你先回去,把肃却叫醒。”李寻连正色说道。

    在正经时候,顾盼兮从不会质疑李寻连的决定,当然这么说并不是很贴切,因为这是一种信任和尊重,甚至称之为托付也不为过。

    须臾,人影越发临近,在顾盼兮叫醒肃却的同时,人影也落到了水榭之上。

    见得李寻连,那人直接半跪在地,恭声道:“禁卫左翼副统领张耀见过公子,受圣上之命,特将此手谕传于公子过目。”

    李寻连微微皱眉,来者不是敌人,但这来意,却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躬身将其扶起,李寻连结果手谕,也不忙展开来看,和声道:“张统领受累,请移步寒舍歇息。”

    “谢过公子好意,事出紧急,张某须得得到公子亲口回复,而后便要即可启程回返。”张耀虽站起,但仍旧躬身抱拳。

    听得此言,李寻连便知事情紧急,也不再多话,直接展开手谕过目。

    看过内容,他的脸色便凝重起来。这手谕里一共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近日坊间突起舆论,声称李寻连早些时间曾与皇城出没,皇室或是无能或是有意放任,竟不缉拿此獠归案。此等舆论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对皇庭威信影响颇大。

    至于那第二件事,才是真正让李寻连烦闷的事情。据皇庭安插在南地的探马回传,成王不知何时逃离王府潜返封地,举二十万雄兵,自封“成皇”对峙皇庭!

    “张统领稍待,我去交代一下便与你共同回返。”李寻连略一思索便做出决定,此时无论是履行承诺也好,亦或探听消息也罢,他都是十分有必要走一趟皇城了。

    由于李嫣然实在是喝的多了,是以李寻连也就没去扰她,再者来说,李嫣然虽平日里一副大姐大的模样,但这种事告诉她却并无用处,一来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二来还凭白让她忧虑。

    直接跟肃却交代几句,李寻连便欲启程。

    “喂!”身后传来顾盼兮的声音,回头看去,只见风雨交加中,她的脸上带着担忧和不舍,柔声道:“你小心点。”

    李寻连点了点头,说实话,他有种预感,此番从李月小筑出去后,等待着他的将会是前所未有的艰难险阻。

    “你……什么时候再回来?”顾盼兮似乎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李寻连能够感受到顾盼兮心中深深的忧虑,她该是和自己一样,都有种不祥的预感吧。

    “放心,很快就会回来。”李寻连扯出一条笑容,旋即头也不回,随着张统领渐渐消失于漫天风雨之中。

    回首看去,李月小筑越来越远,直至完全消失于视线当中之前,仍可隐约看见,水榭上那道凝望着自己的身影。

    ……

    来到皇城时大雨仍未停止,李寻连随着张统领直接进宫面见青霄皇,第一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应人之事而已。倒是这第二件事,却不得不说和青霄皇好好商议一番,听听他的想法和意见。

    大殿上空空荡荡,有一种肃寂的气氛弥漫。闪电划过高空,映的殿内骤然发亮,十六扇殿门都开启着,有风灌入,殿内的烛火便摇曳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青霄皇此刻正负手立于殿门之前,他的目光中闪烁着深邃而复杂的光芒,遥遥望向远在数千里开外的南地。

    有惊雷徒然炸响,他的眸底便是燃起两道熊熊之火,似是要将那南地尽数焚毁一般。

    李寻连在张统领的引导下穿过重重宫门,来到青霄皇面前。

    “陛下,此事您欲意如何定夺。”

    没有丝毫废话,此事往轻了说是关乎朱家天下,往重了说则是牵扯到九州苍生,成王返绝不会是无理由的返,他不是傻瓜,如果没有强大背景作为支撑,想必不会如此心急,毕竟南地乃是他心腹聚集之地,即便皇庭派人交接,他也可以暗中操纵徐徐图之,待得机会成熟再举大旗。

    来的路上李寻连也对此事进行了思考和分析,原本他一直以为成王爷已经被大掌柜灭杀,但现在看来,大掌柜当时并没有说出实情。

    至于大掌柜为何如此,以李寻连对他的了解,没有别的理由,肯定且完全是因为不想破坏了李寻连回家的心情。

    如果不出意料,大掌柜现在必然是在南地,相信很快便会传来消息。

    继续说成王的事情,纵使他是一名天河玄修,纵使他如何老谋深算,但也绝无在大掌柜眼皮子底下逃生的能耐。可他却的的确确逃出生天,这只有一种情况能够解释——

    有人出手救走了成王!

    放眼九州,普天之下能够在大掌柜也无法阻拦的情况下救走成王的人,现在恐怕还没诞生。

    也许青霄皇有这个能力,也的确不能排除是他的可能,但这种可能微乎其微。毕竟无论怎么设想,这对青霄皇都没有任何好处。

    那还会是谁……

    转眼间,李寻连和青霄皇都想到了一个近期名声大噪的词语——妖族!

    “会是它们?”青霄皇沉声自语。

    “极有可能,否则我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个能耐和理由。”李寻连正色点头,这种情况无需谦让。

    随后便是沉默,青霄皇眸子里的火焰跳动的越发剧烈,一股无形的气势渐渐散发,直至这一片的天空似乎都更加黑沉,直至无数道惊雷统统劈向南地……

    李寻连微微蹙眉,传说中的天子之气并非虚妄,一己之怒绪牵动天威,这一点,即便是大掌柜都是不行!

    “无妄妖魔,这九州乃是本皇的天下,胆敢来此作乱,当拔其根本,当夷灭全族!”

    许久,青霄皇缓缓开口,语气中充满了震慑人心的威压,一种磅礴的王者之气蓦然散开,瞬间使得整个大殿都似震颤起来。

    ……

    按照先前约定,李寻连须得在牢中度过些时日,虽然仅是走走过场而已,但也得给皇庭和客栈时间,让他们搜寻出能堵住悠悠众口,妖族犯乱的证据来。

    而这证据,不是你说说便可,是须得活捉一只妖族异类让它亲口承认才最理想。

    其实李寻连知道,坊间的舆论无非便是成王和道宗的功劳,这两者一个想要颠覆皇庭,一个想要皇庭和客栈火并,都没安什么好心,否则此事也不比如此大费周章。

    而且李寻连更知道,以成王的能力和手段,他在狱中的这段时间,绝不会太平!

    (本章完)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