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农家科举之路

第一百一十章 铁杆粉丝后援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望京楼是州中最大的酒楼。

    地段位于州中心,楼前,更是门庭若市。

    只是此时,后门小巷子里,蹲了一排少年人。

    “怎么办,从文兄,我好紧张。”

    “从文兄你赶紧上楼啊。”

    “从文兄,你怎么呼吸急促。”

    五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人,穿着月白色长衫,长衫形制一样,只按面料来看,各个价值不菲。

    现在是五月的天,虽算不上冷,但也不热。

    只是这些少年人,人手均有一把折扇。

    那折扇上提着字,均出自一人之手,落款私章还有长白二字。

    这扇子现在市面不过二十把,极其稀有,乃是长白书斋第一次发稿酬随赠的礼品。

    五个人动作一致的摇着扇子,想进去,又不敢进去。

    最后还是中间的少年率先起身。

    “我进去了,兄弟们。”

    语句紧张而慎重。

    “从文兄加油,哥们的心愿就交给你了。”

    “别怂啊从文兄。”

    “兄弟在这里等着你。”

    他们这群人,说白了,就是苏琉玉的狂热追随者。

    以郑从文为首,自发组织的一个小团体。

    但是这小团体也不是好进的,需收集长白书斋至今为止发行的全部书籍,并且还要有苏琉玉亲笔题名的折扇一把!

    所有,至今为止,组织只有他们五个人。

    但老大郑从文却没有因此放弃门栏标准,其他四人也不赞同。

    除了日常粉苏琉玉以外,这五个人还对外坚持打击盗版。

    前段时间有家书店盗版苏琉玉的白蛇传,还高价售出,被郑从文直接带着官兵把他们直接端了。

    五个好兄弟还通过郑大人,凑份子租到苏琉玉旁边,把他们兴奋的几夜都没睡好。

    今天知道苏琉玉过来,他们本来就很激动,在屋里商量怎么去隔壁串门。

    结果没想到,苏琉玉竟然在老大郑从文家酒楼吃酒!

    “跟着老大就是好啊。”

    说话的少年一脸感慨,摇了摇折扇。

    “就怕老大把持不住。”

    他又开口。

    众人点点头,一脸赞成。

    酒楼内,人声鼎沸,气氛那是空前高涨。

    大家从考上之后都没有好好庆祝过,现在和同窗在一起聚会,那酒是不要命的喝。

    “怎么没见伯仁兄还有我大哥怎么也没来”

    苏琉玉看来的同窗也不过一百来人,但他们州学可是有两百多人呢。

    黄鹏飞喝的一脸通红,醉醺醺开口。

    “州中消费高,来的同窗就少了,大多在家里自学。”

    院试,也不是一次就考上的。

    州中虽然有府学,但是不仅要二十两学费,还要自己承担笔墨。

    巷学虽然便宜,但不像州学有食堂,这里饭菜要自己弄,这其中开支又是不小的一笔。

    所以,家里拮据的,就没过来。

    苏琉玉了然,但难免有点可惜。

    黄鹏飞看苏琉玉没说话,又开口道:

    “琉玉兄,当日庆学宴上拜师酒没喝成,今日正好大家都在此,就当这次正式拜师如何”

    他一说完,便倒了一杯酒,半跪于地,把酒盏高高举起。

    “学生黄鹏飞,承蒙先生教诲,厚颜拜入师门,还望先生不弃,教导学生一二,日后无论为官为民,必不忘本心。”

    他一跪,整个席上众人除了宋彦之全部跪了下来。

    “承蒙先生教诲,还望先生不弃!”

    乌压压一群人半跪着,声音响的整个主街都能听到。

    郑从文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

    他看着苏琉玉站在中央,玉色的小少年气质如竹。

    她平静的受着那些人的跪拜,一双好看的眼里全是欣慰。

    他看她双手执盏,高举半空一饮而尽。

    动作甚是豪迈和洒脱,连他都受到了影响,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

    “话不言多,竟然正式入了师门,日后师兄弟们需互相扶持,切莫离心。”

    “谨遵先生教诲。”

    众人心里震荡,喜不自胜。

    他们拜师那是商量好的,就是没找到合适的时候,现在这拜师礼一成,他们的心就放在肚子里,和苏琉玉在一起都感觉硬气不少。

    这时气氛正式最的时候,众人还想和苏琉玉面前表现表现,孝敬孝敬什么的,却不想一个陌生的声音直接打断进来。

    “原来是琉玉兄在此,在下郑从文,与琉玉兄有过一面之缘,不知琉玉兄可还记得。”

    他一说完。

    顿时感觉自己成为了众矢之至,场上所有人的眼刀子凉飕飕的往他身上刮。

    他怎么了他

    “郑从文你是假冒的吧,我见过郑从文。”

    黄鹏飞等二甲前十都是认得那位的。

    苏琉玉一下子反应过来,打了个哈哈。

    “这位是真的,上次那个才是假冒的,我当日拆穿了他,他就走了。”苏琉玉赶紧解释一句,又不能告诉众人那是太子。

    黄鹏飞点点头,不疑有他。

    难怪当日苏琉玉提前走了。

    只是这位......

    他上下扫了扫,很是不满这位打断他们师徒间气氛。

    不仅他一个人这样想,在座众人都是这样想!

    他们好好的拜师宴,被个外人搅和,心里怎么可能痛快。

    “从文兄,这座酒楼我等都包下了,不知你来此有何事”

    林斐也是不爽,看着郑从文穿着月白色的长衫,觉得碍眼。

    “这酒楼是我产业,听到琉玉兄来此,这酒席就当我请众位。”

    苏琉玉眼睛一亮!

    这么好!

    从文兄豪气啊!

    一看苏琉玉那副惊喜的样子,众人心中警铃大作,特别是林斐,直接一副不屑的样子。

    “要你请做什么你是琉玉兄什么人就算要请,也是我们徒弟请师父,众位说对不对”

    众人狂点头,一脸排外。

    陈正忠是甲一班课代表,也是个有钱的主,他也附应一声。

    “这顿酒我直接请了,咱们拜师宴,不需要旁人付账。”

    “正忠兄,怎么能你请,大家都是师兄弟,不如就凑个份子,也是对师父的孝敬啊。”

    “对对对,我们师兄弟一起出钱,外人出钱算什么”

    郑从文尴尬了。

    他就想来打个招呼。

    大家都是读书人,怎么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大错一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